龟山先生语录 共四卷
宋杨时撰,民国张元济校勘。时号龟山,故名。杨时历年讲学记录,为其弟子所录。
题要:
龜山先生語錄四卷後錄二卷,宋楊時撰,校勘記一卷,民國張元濟撰。是楊時歷年講學記錄,為其弟子所錄。時號龜山,故名。直齋書錄解題卷九載:「延平陳淵幾叟、羅從彥仲素、建安胡大原伯逢所錄楊時中立語及其子迥稿。錄共四卷。末卷為附錄、墓誌、遺事,順昌廖德明子晦所集也。」此為四部叢刊續編景印宋刻本。楊時,字中立,號龜山,南劍將樂「今屬福建」人。少聰穎好學,善作詩文。潛心經史,熙甯九年進士,調官不赴,從程顥、程頤游,杜門不仕者十年。久之,曆知瀏陽、余杭、蕭山三縣及荊州教授。德望日重,召為秘書郎,遷著作郎。曆邇英殿說書、右諫議大夫兼侍講,兼國子祭酒。南渡後任工部侍郎,以龍圖閣直學士致仕。專事著書講學,被奉為程氏正宗。所著有二程粹言、龜山集、龜山先生語錄等。宋史卷四二八有傳。時學問淵博,有經邦濟世之才,為官政績突出,愛國恤民,清廉正直,先曆官之處「皆有惠政,民思之不忘」。學于程顥、程頤,同遊酢、呂大臨、謝良佐並稱程門四大弟子。又與羅從彥、李侗並稱為「南劍三先生」,後世尊為「閩學鼻祖」。龜山獨邀耆壽,遂為南渡洛學大宗,朱熹、張栻、呂祖謙皆其所自出。東南學者紛紛前來求學,因成「龜山學派」。寅虎年鵬為文化僅識
版本:
四部丛刊续编景印宋刻本
全书共 1 函 1 册 262 页,复写纸,胶装,無標點。
张子语录 共三卷
理学书名。宋张载撰。亦称「横渠语录」,载为横渠镇人,世称横渠先生,故名。是其讲学记录,宋人搜集并刊刻,无纂辑人姓氏,故不知何人所编。
题要:
張子語錄三卷後錄二卷,宋張載撰,校勘記一卷,民國張元濟撰。亦稱橫渠語錄,是載講學記錄,宋人搜集並刊刻,然無纂輯人姓氏,故不知何人所編。宋史藝文志、馬氏經籍考、陳氏書錄解題均不載,獨晁氏讀書志附志有橫渠先生語錄,卷數同,無後錄。多闡釋儒家思想,間雜老莊。拈取論語、孟子中若干條加以解釋,以發明義理。涉及哲學、政治、倫理思想,對聞見之知,窮理盡性深加論述。以為「人本無心,因物為心」,而「見物多,窮理多,如此可盡物之性」,「窮理即是學也,所觀所求皆學也」。此為四部叢刊續編景印宋刻本。單行本有橫渠語錄三卷暨後錄二卷,收入四部叢刊續編。是本為汲古閣毛氏舊藏,卷上首葉缺前九行,藝芸書舍汪氏迄鐵琴銅劍樓瞿氏均未補得。張元濟聞滂喜齋潘氏有宋刻諸儒鳴道集,因往假閱,則是書所缺九行儼然具存,遂得影寫補足。鳴道集所收亦三卷,且序次悉合,間有異同,可互相是正。時刻張子全書第十二卷有語錄抄,取以對勘,乃僅得六十七節,減於是本者約三之二。然卷末有六節,為是本及鳴道集所無,或為明人所增輯。明嘉靖間呂柟編有張子鈔釋,清乾隆間刊有張子全書,後世編為張載集。張子全書所收為一卷。中華書局本張載集中收三卷、後錄二卷暨語錄抄七則,較為完整,以宋吳堅刊本為底本,參校補充明呂柟張子抄釋本而成。張載,字子厚,鳳翔郿縣「今陝西眉縣」橫渠鎮人。世稱橫渠先生。宋仁宗嘉佑二年進士,授祁州司法參軍,調丹州雲岩令。遷著作佐郎,簽書渭州軍事判官。神宗熙寧二年,除崇文院校書。次年移疾。十年春,複召還館,同知太常禮院。同年冬告歸,十二月乙亥卒於道,年五十八。甯宗嘉定十三年,賜諡明公。載早年習兵法,後轉求儒學,講學關中,是為關學。其肯定氣為宇宙實體,氣之聚散,生化萬物。批駁佛道妄語空論。以為君主即位為「天之所命」,庶民受苦亦當「樂天安命」。其學說頗為後世所重,人性思想為二程、朱熹繼承發揮。著有崇文集十卷「已佚」,正蒙、橫渠易說、經學理窟、張子語錄等,著作編入張子全書。寅虎年鵬為文化僅識
版本:
四部丛刊续编景印宋刻本
全书共 1 函 1 册 112 页,复写纸,胶装,無標點。
说文解字 共十五卷
东汉许慎撰,宋徐铉校订。初稿成于和帝永元十二年,反复订补二十余年,至安帝建光元年定稿。原书十四篇,叙目一篇,收字九千三百五十三,古文、籀文等异体重文一千一百六十三。其后屡经传抄,已失原貌。今本乃宋徐铉校定,共三十卷,收字九千四百三十一,重文一千二百七十九。
题要:
東漢許慎撰,宋徐鉉校訂。慎字叔重,汝南召陵,約生於光武帝建武中,卒于安帝延光末年。徐鉉字鼎臣,揚州廣陵人。生於後梁末帝貞明三年,卒于宋太宗淳化三年。初仕南唐,後歸宋,官至散騎常侍。慎純樸篤厚,博通經籍,師事賈逵,深受馬融推敬,時讚曰:「五經無雙許叔重」。曾任郡功曹,舉孝廉,為太尉南閣祭酒,再遷除洨長。初平四年與劉珍、馬融等校書東觀,先後撰寫五經異義、孝經古文說、淮南子注、說文解字。說文解字初稿成於和帝永元十二年,反復訂補二十餘年,至安帝建光元年定稿,自敍曰:「今敘篆文,合以古籀。」知其所收釋文字有篆文、古文、籀文。認為隸變前漢字之結構與性質均有變化:「倉頡之初作書,蓋依類象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即原始漢字稱「文」,整體象形表意,不帶標音;孳乳漢字稱「字」,部分象形表意,帶標音成分。二者兼而釋之,故稱說文解字,簡稱說文。全書收釋九千三百五十三字,加上重文一千一百六十三,共一萬零五百一十六字。其中「依類相形」之「文」不足二成,「形聲相益」之「字」占八成以上。編排體例嚴整,多所創獲發明。許慎分析篆文字形結構,將五百四十字立為部首,以統含有同一偏旁之各字,故餘八千八百一十三字各有所歸,若網在綱。五百四十部首始於「一」終於「亥」。每部內文字,大抵本三原則:意義好善者在前;專有名詞在前;意義相近之字集中一起排次。每字說解均兼說形音義:先解釋字義,次分析字形,後說明字音。時有徵引經傳、群書、方言、通人之說,附以古文籀文與「一曰」作參考。字形分析原則爲「據形以說音義」。旨在辨明「四體」,其條例是:凡言「象形」、「象某某之形」、「象某某」者則為象形字,凡言「指事」、「從某一象某某」者則為指事字,凡言「從某從某」、「從某某」者則為會意字,凡言「從某某聲」、「從某省某聲」、「從某某省聲」者則為形聲字;凡言「從某從某某亦聲」者則為會意兼形聲字。清黃承吉曰:「不有說文,勢必至今日舉一字而不知其為何聲,不知其為何義,甚至不知其屬何偏旁。」字義解釋專注于本義,以形訓為主,以音訓為輔,以義訓使之精確化,從而集周秦西漢訓詁學之大成。許沖上說文解字表:「天地、鬼神、山川、草木、鳥獸、昆蟲、雜物、奇怪、王制、禮儀、世間人事,莫不畢載。」許書至唐代傳習不廢,代宗大歷間李陽冰規摹小篆刊定之,將十五卷改為三十卷。是本盛行于晚唐,亡佚於五代末。據以傳說文者有徐鉉、徐鍇兄弟。徐鍇撰說文解字系傳,世稱「小徐本」。後至宋太宗雍熙三年徐鉉與葛湍、王惟恭、句中正等奉詔校正許書,重加刊定,世稱「大徐本」。大徐本駁正李陽冰刊本之謬誤,保持許書原貌,亦略有增改:別加標目於卷首;每字之下據孫愐唐韻加注反切;略加補釋,間引李陽冰、徐鍇之說;增益許慎未收之經典用字,列於每部之末,稱「新附字」。今流傳「大徐本」以汲古閣本為最早,存于日本東京靜嘉堂文庫。清嘉慶十四年孫星衍又據宋本重刻,即平津館本。同治十二年陳昌治又據孫本重刻,即中華書局一九六三年影印本之底本。清代治說文者有二百餘人,成就卓著者號為「說文四大家」,即段玉裁,撰說文解字注;桂馥,撰說文解字義證;王筠,撰說文解字句讀;朱駿聲,撰說文通訓定聲。此爲四部叢刊景印日本靜嘉堂藏北宋刻本。
版本:
四部丛刊景印日本静嘉堂藏北宋刻本
全书共 1 函 2 册 548 页,复写纸,胶装,無標點。
释名 共八卷
汉刘熙撰。体例仿「尔雅」,而用音训。以声训释义为法,亦用音义递诂法。全书八卷、二十七篇,书所释名物典礼计一千五百零二条,可见当时名物典礼之大概。
题要:
漢劉熙撰,熙字成國,北海人。體例仿爾雅,而用音訓。全書八卷、二十七篇,如卷一:釋天、釋地、釋山、釋水、釋丘、釋道。卷二:釋州國、釋形體。卷三:釋姿容、釋長幼、釋親屬等。本書所釋名物典禮計一千五百零二條,可見當時名物典禮之大概。顧千里顧名略例謂其條例有十,不外本字、易字二例,如「冬曰上天,其氣上騰與地絕也。」以上釋上,此本字之例。如「天,顯也,在上高顯也。」以顯釋天,此易字之例也。近人楊樹達釋名新略例謂其體例為同音、雙聲、疊韻三例,又細分「以本字為訓,以同音字為訓,以同音符字為訓」等九例。如以同音字為訓:「雨,羽也;如鳥羽動則散也。」以雙聲字為訓:「公,廣也。可廣施也。」以疊韻字為訓:「禮,體也。得其事體也。」本書以聲訓釋義爲法,如用方言轉變解釋,釋水「兗州人謂澤之掌」之類;用音義遞詁法,釋典藝「雅,義也;義,正也」;用同義譬況,釋狀帳「幄,屋也。形如屋也」,等等。清畢沅釋名疏證,王先謙釋名疏證補等,可作參考。此爲四部丛刊景印明翻宋刻本。
版本:
四部丛刊景印明翻宋刻本
全书共 1 函 1 册 140 页,复写纸,胶装,無標點。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解(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 共十三卷
扬雄撰。乃中国第一部方言词汇,亦为第一部方言辞典。雄向各地孝廉、士兵调查记录方言,再经整理,历时二十七载,方成此书。体例与「尔雅」同,每条先列同义词,再用常用词解释。
题要:
全稱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隋書經籍志略作別國方言,常稱方言。舊本題漢揚雄撰,然漢書揚雄傳、藝文志都未提及揚雄撰方言事,漢應劭風俗通義序首提揚雄撰,後杜預注左傳、葛洪撰西京雜紀、常璩撰華陽國志並稱揚雄方言,宋洪邁疑方言非揚雄作,而清戴震、盧文弨、錢繹、王先謙、王國維、羅常培等均認為揚雄撰。方言共十三卷,乃中國第一部方言辭彙,亦爲第一部方言辭典。揚雄向各地孝廉、士兵調查記錄方言,再經整理,歷時二十七載,方成此書。體例與爾雅同,每條先列同義詞,再用常用詞解釋。編排大體按爾雅分類,只不標類名。其中通語、凡語、通名、四方之通語,即當時通用語。又錄古今方言,並大致劃分當時方言區。本書記錄漢代方言,其價值頗高。一是提供大量漢代各地方言口語辭彙;二是提供大量漢代各地通用共同語詞匯;三是提供大量漢代方言地理面貌。同時,方言有一些缺點與不足,如地域名過於雜亂、詞語解釋不夠完備、有些詞訓釋有誤、詞語分類過於粗疏等。南宋慶元六年潯陽太守李孟傳刻本,乃現存最早版本。此爲四部丛刊景印宋刻本。
版本:
四部丛刊景印宋刻本
全书共 1 函 1 册 179 页,复写纸,胶装,無標點。
经典释文 共三十卷
唐陆德明撰。书约成于隋末唐初,专为经典注音释义,以注音为主,兼及释义和校勘。采汉魏六朝音切凡二百三十余家,又集诸儒训诂,考证各本异同,使汉魏以来诸儒对群经之音义训释除注疏外赖此得以保存。
题要:
全三十卷。唐陸德明撰。德明生於南朝陳,卒于唐貞觀初,吳縣人,其名陸元朗,字德明,以字行世。博通經籍,與孔穎達齊名。曆仕陳、隋、唐三朝,隋煬帝時曾任國子助教,唐初為國子博士,封吳縣男。該書約成于隋末唐初,包括序錄及周易、古文尚書、毛詩、周禮、儀禮、禮記、春秋左氏、公羊、穀梁、孝經、論語、老子、莊子、爾雅諸書釋文。其序錄綜述經典傳授概況,為研究文字、音韻、經籍版本、經學源流之重要資料。其正文,體例上諸經皆摘字為音義,只老子因傳本多誤,孝經為蒙童讀物而摘全句。對諸經音切之訓釋,采漢魏六朝音切凡二百三十餘家,又集諸儒訓詁,考證各本異同,以注音為主,兼及釋義和校勘,使漢魏以來諸儒對群經之音義訓釋除注疏外賴此得以保存。宋時監本注疏以此書析附諸經之末,後又散附於注疏中,明代因之,使原本倒不流行於世。至清,徐乾學得寫本令人重校,後被刻入通志堂經解。後盧文弨得影宋抄本,再三校勘重印,成最佳本。此為四部叢刊景印通志堂刻本。
版本:
四部丛刊景印通志堂刻本
全书共 1 函 6 册 1712 页,复写纸,胶装,無標點。
资治通鉴 共二百九十四卷
中国首部编年体通史。宋司马光撰。神宗以其「鉴于往事,有资于治道」,故赐是名。刘恕、刘攽、范祖禹等为协修,光删为定稿。凡二百九十四卷,目录、考异各三十卷,采用之书,正史之外,杂史至三百二十二种。
题要:
資治通鑒二百九十四卷,宋司馬光撰。中國首部編年體通史。神宗以其「鑒於往事,有資於治道」,故賜是名。光嘗患歷代史籍浩繁,學者難以遍覽,意欲刪取其要,為編年一書。初成通志八卷,起戰國至秦二世,表進于朝為英宗所讚賞。命其再纂歷代君臣事蹟,治平三年詔置書局于崇文院續修。光因奏調劉恕、劉攽、范祖禹等為協修,皆一時之彥。劉恕博聞強記,自史記以下諸史,旁及私記雜說,無所不覽,故通鑒討論編次,其用力最多。其法:「先標事目,排比史料,以為叢目;繼就史事異同詳略,考訂整理,以成長編,均由協修負責;由光刪為定稿,其中是非予奪,一出於光。」元豐七年成書,歷時十九載。凡二百九十四卷,計有周紀五卷、秦紀三卷、漢紀六十卷、魏紀十卷、晉紀四十卷、宋紀十六卷、齊紀十卷、梁紀二十二卷、陳紀十卷、隋紀八卷、唐紀八十一卷、後樑紀六卷、後唐紀八卷、後晉紀六卷、後漢紀四卷、後周紀五卷。目錄、考異各三十卷。是書上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下迄後周世宗顯德六年,記一千三百六十二年事。史料采龍閣、天章、三館等所藏書籍,除十七史外,徵引雜史諸書凡三百二十二家。于唐五代史事,甄采書籍最多,史傳文集之外,亦有實錄、譜牒、家傳、行狀、小說等,經著者剪裁熔鑄,成一家言。遇史實記載互歧者,並注明斟酌取捨之故,以為考異。書中亦選錄諸前人史論,又以「臣光曰」体例,撰史論一百一十八篇。補遺糾誤,詳考典制,所引史料均標明出處,有「考異」以明史料取捨之故,有目錄以備查閱之用,有史論以申評價。是書由光一人精心定稿,統一修辭,故文字優美,敍事生動,與史記並列為中國古代之史家絕筆。歷代注釋本繁多,有南宋史炤通鑒釋文;王應麟通鑒地理通釋考證其地名沿革;朱熹編著資治通鑒綱目,創立「綱目體」;宋末元初胡三省資治通鑒音注,為難字注其音義,考異、目錄中曆法、天文及其注解分別附於通鑒正文;明末清初嚴衍著資治通鑒補正,對通鑒和胡注均有所訂正。此為四部叢刊景印宋刻本。書成後,元豐八年,范祖禹、司馬康、黃庭堅、張舜民等奉命重行校定,于元祐元年校定完畢,送杭州雕板。元祐七年刊印行世。今元祐刻本已不可見,南宋紹興二年有餘姚重刻本,外間流傳亦多殘缺,惟北京圖書館藏有二百九十四卷足本。通行刻本以清嘉慶鄱陽胡克家校刻附有胡三省音注之版本為最佳。一九五六年,古籍出版社以胡氏本為底本,標點印行。今有中華書局第四次印刷本。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曰:宋司馬光撰,元胡三省音注。光以治平二年受詔撰通鑒,以元豐七年十二月戊辰書成奏上,凡越十九年而後畢。光進表稱精力盡於此書。其採用之書,正史之外,雜史至三百二十二種。其殘稿在洛陽者尚盈兩屋。旣非掇拾殘剩者可比。又助其事者,史記、前後漢書屬劉攽;三國、南北朝屬劉恕;唐、五代屬范祖禹。又皆通儒碩學,非空談性命之流。故其書網羅宏富,體大思精,爲前古之所未有。而名物訓詁,浩博奧衍,亦非淺學所能通。光門人劉安世嘗撰音義十卷,世已無傳。南渡後注者紛紛,而乖謬彌甚。至三省乃彚合羣書,訂訛補漏,以成此注。元袁桷清容集載先友淵源錄,稱三省天臺人,寶祐進士,賈相館之。釋通鑒三十年,兵難稿三失。乙酉歲,留袁氏家塾,日手抄定注。己丑寇作,以書藏窖中得免。案:三省自序,稱乙酉徹編,與桷所記正合。惟桷稱定注,而今本題作音注,疑出三省所自改。三省又稱,初依經典釋文例,爲廣注九十七卷。後失其書,復爲之注。始以考異及所注者散入通鑒各文之下。歷法、天文則隨目錄所書而附注焉。此本惟考異散入各文下,而目錄所有之歷法、天文書中並未附注一條。當爲後人所刪削,或三省有此意而未及爲歟。通鑒文繁義博,貫穿最難。三省所釋,於象緯推測,地形建置,制度沿革諸大端,極爲賅備。故唐紀開元十二年內注云:「溫公作通鑒,不特紀治亂之跡而已。至於禮樂、歷數、天文、地理尤致其詳。讀者如飲河之鼠,各充其量。」葢本其命意所在,而於此特發其凡,可謂能見其大矣。至通鑒中或小有牴牾,亦必明著其故。如周顯王紀「秦大良造伐魏」條注云「大良造下當有『衛鞅』二字」。唐代宗紀「董晉使回紇」條注云「此韓愈狀晉之辭,容有溢美」。又「嚴武三鎮劍南」條注云「武只再鎮劍南,葢因杜甫詩語致誤」。唐穆宗紀「冊回鶻嗣君」條注云「通鑒例,回鶻新可汗未嘗稱嗣君」。文宗紀「鄭注代杜悰鎮鳳翔」條注云「如上卷所書杜悰鎮忠武,不在鳳翔」。凡若此類,並能參證明確,而不附會以求其合,深得注書之體。較尹起莘綱目發明附和回護,如諧臣媚子所爲者,心術之公私,學術之真僞,尤相去九牛毛也。雖徵摭旣廣,不免檢點偶疏。如景延廣之名,出師表敗軍之事,庾亮此手何可著賊之語,沈懷珍之軍洋水,阿那瑰之趨下口,烏丸軌宇文孝伯之誤句,周太祖詔今兄之作「令兄」,顧炎武日知錄並糾其失。近時陳景雲亦摘地理訛舛者作舉正數十條。然以二三百卷之書,而蹉失者僅止於此,則其大體之精密,益可概見。黃溥簡籍遺聞稱是書元末刊於臨海,洪武初取其板藏南京國學。其見重於後來,固非偶矣。司馬光,字君實,號迂叟,陝州夏縣涑水鄉「今山西省夏縣」人,世稱涑水先生。父池,天章閣待制。光生七歲,凜然如成人,聞講左氏春秋,愛之,退為家人講,即了其大旨。自是手不釋書,至不知饑渴寒暑。宋仁宗趙禎寶元元年舉進士甲科,屢遷天章閣待制兼侍講、知諫院等,遇事敢言,力持正論。當嘉祐、治平之世,襄助韓琦,輔立英宗,調停兩宮。英宗治平三年,撰通志八卷奏呈,頗為英宗重視,命設局續修。宋神宗趙頊即位,擢翰林學士,名其書曰資治通鑒,並親自作序,俾日進讀。哲宗即位,召為門下侍郎,進尚書左僕射,任相年餘,盡罷新法。卒贈太師、溫國公,諡文正。光孝友忠信,恭儉正直,居處有法,動作有禮。溫良謙恭、剛正不阿,一生至誠,自少至老,語未嘗妄,自言:「吾無過人者,但平生所為,未嘗有不可對人言者耳。」誠心自然,天下敬信,陝、洛間皆化其德,有不善,曰:「君實得無知之乎?」光於物澹然無所好,於學無所不通,惟不喜釋、老,生平著作甚多,有稽古錄、涑水紀聞、潛虛、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法言集注、太玄注、易說等流傳於世。寅虎年鵬為文化僅識
版本:
四部丛刊景印宋刻本
全书共 1 函 43 册 11663 页,复写纸,胶装,無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