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 作者





















2017/4/20 18:08:43 人评论 次浏览

      《南方草木状》是一部奇书。它的作者是一个晋代的河南人,叫嵇含,是“竹林七贤”核心人物嵇康的侄孙,曾经被任命为广州太守。这部书大约就写在这个时期前后。如果你有留心那些乡土主题的自媒体公号,会发现它们时不时地就会拿出这部书来说事儿。《南方草木状》在历史上大概从未这么有名过。虽然它是中国第一部植物志,也是世界最早的地区植物志,诞生至今已经1713年。

      风云几度轮回,山河依旧,草木长青。

                                                               《南方草木状》

世界第一部地区植物志的诞生地 

      《南方草木状》一共三卷,计上卷草类二十九种,中卷木类二十八种,下卷果类十七种和竹类六种,共八十种。它们都是生活在我国广东、广西等地以及今天越南一带的植物。嵇含在收集整理时并不局限于珍异草木,还把栽培最普遍的柑、桔、桂、杉等收入书中。除水莲、水蕉等少数几种外,都作了产地说明,有的指出了原产地,如最早引种到广东的素馨花、柯勒梨、海枣等。嵇含对每种植物的记述详略不一,各有侧重,对植物形态的描述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椰子

       学者杨德湘指出,我国是研究植物最早的国家,在距今三千多年成书的《诗经》中,记载了352种植物的名称,距今2500年左右成书的《尔雅》, 第一次明确地把植物分为草、木两大类。《南方草木状》则把我国南方的主要植物分属草、木、果、竹四大类,使植物学工作大大向前跨了一步,比瑞典植物学家林奈于1732~1737年建立的分类系统早1400多年。此后,南朝梁陶弘景的《名医别录》、北魏贾思赫的《齐民要术》、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都受到《南方草木状》分类的影响。

      本书还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有意思的记录,如利用黄猄蚁防治柑桔害虫,这是世界上人工生物防治害虫的最古老的例子。直到本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广州郊区著名的柑桔产区罗岗,集市贩蚁仍相当盛行。书中记述的水面无土栽培的农业技术措施,也是世界上最早载入文献的。

      很多人都好奇,中国第一部植物志为什么会诞生在当时文化相较中原地区仍比较落后的岭南地区。关于这个问题很难找到权威的答案,但或许,它和这个地区人们比较重视生活情趣、乐于把智力和精力投入到探索身边事物的美好上面有关。

实际上,新中国成立后,全国第一部地方植物志也是诞生在广州。1950年,在陈焕镛教授倡议下,华南植物研究所组织编写《广州植物志》。侯宽昭(主编)、陈焕镛、吴印禅等16位植物学家历时6年,完成了这部包含野生和栽培高等植物198科、871属、1561种、80个变种,150万字的志书。这部书后来成了国内植物学教学工具书及植物志编写的蓝本。

所以才有了“花城”——这是中国大城市中,唯一一个以花为别名的。

 

                                                                                                                       嵇含

凭业余爱好写出来的名著

      写出这本薄薄的巨著的嵇含,并不是今天意义上的植物学家。他出身名门,曾经做过振威将军、襄城太守等一系列官职。撩花弄草,本来只是业余闲事,但他硬是把闲事玩成了艺术。一般认为,他在当广州太守期间,写出了这部书。

      嵇含,字君道,自号“亳丘子”。他是个精细人,从文字里就能看出来。《南方草木状》的文字很美,用学者姚毓璆的话来说,就是“洗练简洁,典雅可爱”,而且“描写任何一个实物,都有一定的独到刻划之处”。例如他描写“椰子”时这样写:“叶如栟榈,高六七丈,无枝条,其实大如寒瓜,粗皮,次有壳,圆而且坚;剖之有白肤,厚半寸,味似胡桃,而极肥美;有浆,饮之得醉。俗谓之越王头。”几十个字,就把椰子的色、香、味、形,甚至历史典故写明白了。

     嵇含在卷首自称:“南越交趾植物,有四裔为最奇,周秦以前无称焉。自汉武开拓封疆,搜来珍异,取其尤者充贡。中州之人,或昧其状。乃以所闻诠叙,有裨子弟云尔。”也就是说,嵇含这个自然爱好者,对普及植物知识和审美,有着强烈的责任感。

     据说嵇含有文集10卷,但没有保存下来,仅留下了一些诗文。这当中,写植物的就有7篇,分别是:《宜男花赋序》《瓜赋》《朝生暮落树赋序》《长生树赋》《槐香树赋序》《菊花铭》。

     在不安定的西晋,人们细腻和敏感的特质被激发得更加突出。身边草木,似乎都可以作为感怀生命,体味时光的载体。描写它们的诗文太多了,嵇含这些算不上突出的。但是并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像嵇含这样,用一双博物学者的眼睛去观察草木。而且由于中国的本草文化传统,他对于植物的药用价值也留意颇多。由于记述详实准确,明代李时珍在编纂巨著《本草纲目》时,几乎把嵇含的整本书都引用了。

     不过《南方草木状》中也有一些故事写得神乎其神,比如“合浦东二百里,有杉一树。汉安帝永初五年春,叶落,随风飘入洛阳城,其叶大常杉数十倍。”又比如,他写岭南有揣在怀里能使丈夫怜爱的鹤草;佩在身上能生男孩的水葱花;有要架上梯子才能采摘的多年生茄树;在芦苇秆上挖孔下籽、扎排浮在水面上就能生长、收获的蕹菜;有“一木八香”的蜜香树;300人坐在锯倒的树干上吃饭还有空处走路的杉树;一节就能做船载人的云邱竹等等。一股浓浓的宫崎骏动画片既视感。

博物的天才可叹的结局

     嵇含的结局并不好。他的家族始终没有跳出曹氏和司马氏卷起的漩涡,最终,他也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残杀中,了结了一生。

     历史记载,嵇含性情刚燥,和同僚郭劢不和。当成都王司马颖兵败南奔襄阳,郭劢打算拥他为主,却碍于嵇含,于是在一个夜晚,趁他不防备,将他杀害。当时嵇含只有44岁。

     书中许多条目里,还有逸闻趣事、民间传说的引用。如“荔枝”一则的结尾就有这样一段:汉武帝元鼎六年,破越南,建扶荔宫。扶荔者,以荔枝得名也。自交趾移植百株于庭,无一生者,连年移植不息。后数岁,偶一株稍茂,然终无华实,帝亦珍惜之。一旦,忽萎死,守吏坐株,死者数十,遂不复茂矣。其实则岁贡焉,邮传者疲毙于道,极为生民之患。

     此处的引用,既提高了可阅读性,激发了人们的阅读兴趣,也说明了荔枝不易移植的特点,同时也保留下来珍贵的物候学资料。

     学者朱晓光等指出,这部著作问世后,客观上推动了当时笔记文学的发展。不久,记述岭南珍奇物类的著作,如沈莹的《临海水土异物志》、朱应的《扶南异物志》、杨孚的《交州异物志》陆续出现。到南北朝,刘庆义的《世说新语》、杨苩之的《洛阳伽蓝记》、郦道元的《水经注》等名作也面世,以后各个朝代著名的随笔专著就更多了。

 

来源:广州日报
  • 用户
    点评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