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 版本














2018/6/6 10:00:10 人评论 次浏览

四川大才子苏东坡,在中国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是宋朝的第一诗人,比陆游、黄庭坚更深一筹。除写诗了得,他的填词功夫也是一等一的。书法,绘画、文章,才艺上的事苏大才子样样牛逼!

论写诗,他算是赵宋第一;论写文章,他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论填词,他是宋朝豪放派的开山鼻主;论书法,他是“宋四家”之首……东坡之才,可谓千年一遇也!

他在二十出头的年纪,与父亲苏洵、胞弟苏辙由川入京城,不久,兄弟二人中了同榜进士,一时名动京师。当时的文坛领袖欧阳修曾言: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关于东坡先生的“高考作文”,还有一个有趣的典故:当时身为主考官的欧阳修读了苏轼的“高考作文”后,大为赞赏。各位考官也都一致认定,这篇文章当为第一。但是欧阳修觉得这篇文章文风有些类似自己的学生曾巩的作品,为了避嫌,他最终将这篇文章定位第二名。后来一看,原来是出自一个来自四川的年青小伙。

苏轼的这篇文章,名曰:《刑赏忠厚之至论》,全文如下:

尧、舜、禹、汤、文、武、成、康之际,何其爱民之深,忧民之切,而待天下以君子长者之道也。有一善,从而赏之,又从而咏歌嗟叹之,所以乐其始而勉其终。有一不善,从而罚之,又从而哀矜惩创之,所以弃其旧而开其新。故其吁俞之声,欢忻惨戚,见于虞、夏、商、周之书。成、康既没,穆王立,而周道始衰,然犹命其臣吕侯,而告之以祥刑。其言忧而不伤,威而不怒,慈爱而能断,恻然有哀怜无辜之心,故孔子犹有取焉。

《传》曰:“赏疑从与,所以广恩也;罚疑从去,所以慎刑也。当尧之时,皋陶为士。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故天下畏皋陶执法之坚,而乐尧用刑之宽。四岳曰“鲧可用”,尧曰“不可,鲧方命圮族”,既而曰“试之”。何尧之不听皋陶之杀人,而从四岳之用鲧也?然则圣人之意,盖亦可见矣。

《书》曰:“罪疑惟轻,功疑惟重。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呜呼,尽之矣。可以赏,可以无赏,赏之过乎仁;可以罚,可以无罚,罚之过乎义。过乎仁,不失为君子;过乎义,则流而入于忍人。故仁可过也,义不可过也。古者赏不以爵禄,刑不以刀锯。赏之以爵禄,是赏之道行于爵禄之所加,而不行于爵禄之所不加也。刑之以刀锯,是刑之威施于刀锯之所及,而不施于刀锯之所不及也。先王知天下之善不胜赏,而爵禄不足以劝也;知天下之恶不胜刑,而刀锯不足以裁也。是故疑则举而归之于仁,以君子长者之道待天下,使天下相率而归于君子长者之道。故曰:忠厚之至也。

《诗》曰:“君子如祉,乱庶遄已。君子如怒,乱庶遄沮。”夫君子之已乱,岂有异术哉?时其喜怒,而无失乎仁而已矣。《春秋》之义,立法贵严,而责人贵宽。因其褒贬之义,以制赏罚,亦忠厚之至也。

来源:快资讯
  • 用户
    点评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