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 




















2018/3/12 10:38:53 人评论 次浏览

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标点符号体系,是从西方传入的,古代并没有这套东西。既然如此,他们在读书的时候是怎么断句的呢?

这要分几个方面来说。

中国古代确实没有今天的标点符号,但他们有一种东西叫做“句读”,用来把句子分隔开,以便辅助阅读。所以说,古人还是有断句的方法的。

古代和现代的区别,在于:1.古人没有成体系的标点符号,各人按各人习惯来。2.古人的标点符号只用于断句,不像今天的标点,兼有表达语气的效果。

但是这种符号终究属于辅助工具。工具的意思是:你只有在学习的时候才用得上,自己写文章是不会把这套东西加上去的。所以往往你只有听老师讲课的时候才能看到句读,原著里面是不带这种说明的。

古书是没有标点的

这样一来,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比如说论语里面,孔老夫子有一句话,叫做:“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一种的断句方法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意思是,老百姓可以让他沿我们的道路,不可以让他知道那是为什么。这是十足的愚民政策了。

但也有另外一种断句方法,标点成:“民可,是由之;不可,使知之。”意思为:老百姓素质够的话,就随他们去;素质不够的话,就教导他们,让他们知道怎么做。这样一来,孔子又不失一个伟大教育家的本色了。

再比如说,论语里头有很知名的一句:“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意思是孔子说他自己,七十岁就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做事能够随心所欲,但却不超出规矩的边界。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这有另一种点断方式:“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种方式下的“从”通“纵”,意思是,我到了七十岁,就可以放纵我的心思,可我的欲望却不超出规矩。

不过支持后一种的人不多。而且两种理解方式说起来区别也不很明显,所以这倒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没有标点符号断句,很烦的一点是,不容易判断哪些话是人物对话,哪些是书中旁白。譬如《韩非子·难三》:

夫六晋之时,知氏最强,灭范、中行而从韩、魏之兵以伐赵,灌以晋水,城之未沈者三板。知伯出,魏宣子御,韩康子为骖乘。知伯曰:始吾不知水可以灭人之国,吾乃今知之。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魏宣子肘韩康子,康子践宣子之足,肘足乎车上,而知氏分于晋阳之下。

从逻辑上讲,这段对话的引号能延伸到哪里,有两种方案。一种是:“‘始吾不知水可以灭人之国,吾乃今知之。’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这样的话,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这两句话是书中的一个注解,安邑是魏氏封邑,平阳是韩氏封邑,智伯一句无心的话,却给了魏宣子和韩康子一个提醒:今天发生在赵家身上的事,来日未见得就不能发生在他俩身上。于是三家偷偷一合计,联手把智氏先灭了。

第二种方案是“‘始吾不知水可以灭人之国,吾乃今知之。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即灌安邑、平阳的设想是从智伯嘴里说出来的。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按此解释,智伯是在向自己盟友炫耀武力,用意在于敲打两家老实点。问题是智氏一家并不足以对抗三家,能说出这话,只能把他视为志得意满的一个蠢材了。

上面的不同标点方式造成了内容差异,但我们好歹对孔老夫子还有些了解,根据他平生的思想,可以推测那一种正确的可能性更大。但有些时候,由于资料缺失,想做出判断就很困难了。

以语文课本里《史记·陈涉世家》为例,里面有一句:“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適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这句话就可以有两种解释。

一是:“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適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这样的话,就是一共征发了九百人的队伍,全都驻扎在大泽乡。

一是:“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適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这样的话,就是征发了不知多少人的队伍,然后其中的九百人驻扎在大泽乡。

哪一种是对的?我们今天又看不到秦朝的调兵记录,只好存疑不论了。

不过一般大家都比较认可第二种,也难怪,搞一次征兵只动用九百人,未免嫌少了点。

当年以“陈胜吴广起义”为内容的封面

没有标点,不光我们今天看着别扭,古人偶尔也会出乱子。

三言二拍中的《李谪仙醉草吓蛮书》,说的是玄宗年间,渤海国派人递来一封国书,满朝文武无人能识。贺知章把李白举荐给唐玄宗,皇帝下旨召见,李白展开国书,当场口译,原来是一封战书,大意是要唐朝割让若干土地给渤海国,不然的话,就要起兵来打。

皇帝问:“那该怎么办?”李白自信满满说:“小事一桩。等微臣也写一封回书给他,告诉他我大唐兵精粮足,不怕他挑衅,那可毒自然就老实了。”唐玄宗没听明白,又问:“可毒是什么意思?”李白说——

“渤海国的国王叫做可毒,就好比回纥的王叫可汗,吐番的叫赞普,六诏的叫做诏,诃陵的叫做悉莫威,都是各地风俗不同罢了。”

这里的渤海、回纥、吐蕃、六诏、诃陵,都是唐朝周边大大小小的少数民族国家。然而冯梦龙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原来关于诃陵的记载,书上是这么说的:

至上元间国人推女子为王号悉莫威令整肃道不举遗

意思是,到了上元——唐高宗的年号——的时候,这国人民推举了一个女王,叫做悉莫,从此法令严明(威令整肃),道不拾遗。

冯先生一时眼花,把这个“威”字连上读了,理解成女王“悉莫威”下令整肃法制,从此路不拾遗。于是他就想当然地以为,女王的名号叫做“悉莫威”了。

另外一位写小说的大手,罗贯中也吃过这亏。三国演义在东晋破吴的那一段,说道东吴在长江上设置了拦江铁索,意图拦截晋朝的水军。晋军做出回应:

“遂造大筏数十方,上缚草为人,披甲执杖,立于周围,顺水放下。”

标点符号有时候还有意外的附属好处:提升容错率。咱还拿三国举例。说袁术手底下有一人名曰杨大将,时常出场,是袁术阵营的头号谋士。但你到史书里去翻,却找不到这个名字,为什么呢?

奥秘在这,《三国志·孙策传》记载:“后术死,长史杨弘、大将张勋等将其众欲就策,庐江太守刘勋要击,悉虏之,收其珍宝以归。”

罗先生那天可能偶然眼花,看漏一个“弘”字。古书没有标点,他一看,“长史杨大将张勋等……”明白了,这个长史叫杨大将!

等等,那这个张勋是什么官?算了,反正是个龙套,随便安一个吧。

于是在演义里就出现了:“却说袁术暗有称帝之心,乃回书推托不还。急聚长史杨大将,都督张勋、纪灵、桥蕤,上将雷薄、陈芬等三十余人商议……”于是张勋从大将调动成了都督。

要是放在现在,哪怕看丢一个“弘”字,“长史杨”,这也不成话啊!老罗也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

没有标点符号本来是件麻烦事。但由于断句的歧义性,有时候善加利用,也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

古人们发挥聪明才智,充分利用这一现象,编出了许多段子。

话说,有一人到朋友家蹭饭,连蹭几天,主人不胜其烦,可又不好直接拉下脸来赶他走,只好在门厅墙上写了一行字:“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意思是,下雨天本来该是留客人住下的天气(下雨天留客),可是老天爷留你我却不想留你(天留人不留)。言下之意,你还是早点走吧。

那人看到这一行字,哈哈一笑,拿笔添上标点,变成了:

下雨天,留客天。留人不?留。

意为:下雨天也就是留客的天气。你问我留客不?当然是留啦!

这么一改,意思全变,这人于是又可以心安理得住下蹭饭了。

下面这个笑话需要一点背景知识。

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抑而强与

上面这段话出自《中庸》。“与”在这里通“欤”,起语气词的作用。“而”通“尔”。正确的翻译是:子路向孔子问什么叫做“强”(子路问强)。孔子说(子曰):“你是要问南方的‘强’呢(南方之强与?),还是北方的‘强’呢(北方之强与?),还是你应该具有的‘强’呢?(抑而强与?)”

好了,背景资料结束,进入正题。

说有一秀才,不学无术,死后来到阎王殿上。阎罗王一拍惊堂木,判决道:“你这人胸无点墨,不学无术,实在是辱没了读书人的名号,罚你来生不许做人,变作一头猪。”

秀才说:“大王啊,变猪我不敢有怨言,只是能否给小生我行个方便,让我投胎成南方猪,不要变北方猪。”

阎罗王很好奇:“为什么?原因说来听听。”

秀才说:“我常听人说,南方猪强于北方猪,我想投胎到南方能更好一点……”

阎罗王一头雾水,我咋不知道有这一说呢?

原来这秀才不懂装懂,把中庸里硬摘出来一段“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当成了一句话。古代方言,之和猪同音,所以这句话读出来就是“南方猪强于北方猪”了。


来源:快资讯
  • 用户
    点评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