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 










2018/3/9 11:09:04 人评论 次浏览

《论语》开篇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大意是做人做学问,须随时随地地学习、思考、践行,每当有所得时,便会产生一种会心的愉悦。我以为,孔子的“学”乃是个大概念,并非单指读书而言。记得在青少年求学时期,面对升学考试的压力,那时的读书只能说“不亦苦乎”,何来“说乎”?然而随着年岁渐长,涉世渐深,逐渐摆脱了读书学习的功利心态,对读书倒是产生了一种熟悉的亲切感,犹如每天吃饭睡觉一般,读书也成了我生活中须臾不可分离的一种乐趣。

古人说:术业有专攻。然对于读书,我素来抱着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平常阅读的以政治、经济、历史、小说居多,哲学、国学、文学偶尔涉及。二三十岁时读书如猛火煮肉,每天给自己规定百页的阅读量,非完成不可。如今年届不惑,反而放松了心态,读书如慢火煮粥,有时得一好书,便细细斟酌,反复咀嚼,今天读十几页,明天读几十页,随遇而安,只求读出其中滋味。

如今是互联网时代,许多人特别是年轻朋友尤其喜欢在网上阅读,随时随地浏览翻阅,十分方便。但我对于这种稍显匆忙的快餐式阅读,总是感到有些别扭。我更喜欢在夜阑人静时,一盏桔灯,一杯清茶,手持一卷心爱之书,闻着淡淡的墨香,于白纸黑字中神游物外,追随作者的文笔思路,跳出现实的桎梏,沉浸在未尝经历体验过的另一大千世界。

为何要读书?古往今来,无数学者文人对于读书的目的意义已洋洋洒洒千万言,高洁雅趣者有之,功利世俗者有之。不可置疑,书本中蕴藏着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是造福苍生,抑或贻害世人,端看读者的心态是正是邪。一代伟人周恩来 “为中华之崛起”读书,芸芸众生大都因为“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读书可以改变自身命运,就连战争狂人希特勒青年时也曾苦读不辍,结果他从读书中获得的力量恰恰成了荼毒世界的毁灭性力量。对于像我这样的普通大众为何读书?我觉得林语堂大师在《读书的艺术》一文中的观点颇有些代表性。林语堂说:那个没有养成读书习惯的人,以时间和空间而言,是受着他眼前的世界所禁锢的。他的生活是机械化的,刻板的;他只跟几个朋友和相识者接触谈话,他只看见他周遭所发生的事情。他在这个监狱里是逃不出去的。可是当他拿起一本书的时候,他立刻走进一个不同的世界;如果那是一本好书,他便立刻接触到世界上一个最健谈的人。这个谈话者引导他前进,带他到一个不同的国度或不同的时代,或者对他发泄一些私人的悔恨,或者跟他讨论一些他从来不知道的学问或生活问题。

我喜欢读国学史书,历史的深沉冷峻,时常会让人掩卷长叹,哀民生之多艰,叹造化之弄人;我也喜欢一些政经类书籍,学习政治经济规律,以期探究经世济民之道,明了国运强弱之理;我也喜欢徜徉在唐诗宋词或雄奇或婉约的诗文意境中,与作者同喜同悲,感悟“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的酣畅淋漓。

佛家云,人生有三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读书也是如此。当你还是一个不谙世事、涉世未深的青少年,没有经过大风大浪,没有经历难以言说的痛楚和无法改变的无奈时,书本是死的,你或许记住了里面的一些知识道理、一些人物的故事,但你可能从未真正走进书本,未能真正体验书中人物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当你在社会上遇见了许多人、经历了许多事,对世间百态、人情冷暖有了较为深刻的人生体验后,方才醒悟“尽信书则不如无书”,你的内心可能充满了怀疑,学会了冷眼旁观、高高挂起,对于书中所教的一些智慧和道理嗤之以鼻。如若摆脱不了此种心态,你甚至可能断了书香之缘。一个真正爱书的人会希望摆脱这第二层境界,迈向“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更高境界。书还是那本书,字还是那些字,然已看穿红尘,万物放下,心无所滞,圆融自然,这一境界,是吾辈孜孜以求然则穷毕生之力也未必能达到的。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读书,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我希望自己在人生闲暇,多读书,读好书,只是喜欢,仅此而已。

来源:快资讯
  • 用户
    点评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