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刘屈氂

西汉
2016年02月09日
1568
姓: 名字: 屈氂 性别:
基本籍贯: 种族: 户籍:
生年: 未详 未详 日干支:
卒年: 公元前90年 征和三年 日干支:
享年: 未详
在世始年: 未详 未详
在世终年: 未详 未详
  • 古文
    传记
  • 今文
    传记
  • 迁徙
    历程
  • 一生
    著述
  • 入仕
    途径
  • 任职
    履历
  • 历史
    事件
  • 社会
    身份
  • 社会
    关系
  • 财政
    状况
  • 相关
    图片

劉屈氂武帝庶兄中山靖王子也,不知其始所以進。

征和二年春,制詔御史:「故丞相倚舊故乘高埶而為邪,興美田以利子弟賔客,不顧元元,無益邊穀,貨賂上流,朕忍之乆矣。終不自革,迺以邊為援,使內郡自省作車,又令耕者自轉,以困農煩擾畜者,重馬傷秏,武備衰減;下吏妄賦,百姓流亡;又詐為詔書,以姦傳朱安世。獄已正於理。其以涿郡太守屈氂為左丞相,分丞相長史為兩府,以待天下遠方之選。夫親親任賢,周唐之道也。以戶二千二百封左丞相為澎侯。」

其秋,戾太子江充所譖,殺,發兵入丞相府,屈氂挺身逃,亡其印綬。是時上避暑在甘泉宮,丞相長史乘疾置以聞。上問「丞相何為?」對曰:「丞相祕之,未敢發兵。」上怒曰:「事籍籍如此,何謂祕也?丞相無周公之風矣。周公不誅管蔡乎?」乃賜丞相璽書曰:「捕斬反省,自有賞罰。以牛車為櫓,毋接短兵,多殺傷士衆。堅閉城門,毋令反者得出。」

太子旣誅發兵,宣言帝在甘泉病困,疑有變,姦臣欲作亂。上於是從甘泉來,幸城西建章宮,詔發三輔近縣兵,部中二千石以下,丞相兼將。太子亦遣使者撟制赦長安中都官囚徒,發武庫兵,命少傅石德及賔客張光等分將,使長安囚如侯持節發長水宣曲胡騎,皆以裝會。侍郎莽通使長安,因追捕如侯,告胡人曰:「節有詐,勿聽也。」遂斬如侯,引騎入長安,又發輯濯士,以予大鴻臚商丘成。初,節純赤,以太子持赤節,故更為黃旄加上以相別。太子召監北軍使者任安發北軍兵,受節已閉軍門,不肯應太子。太子引兵去,四市人凡數萬衆,至長樂西闕下,逢丞相軍,合戰五日,死者數萬人,血流入溝中。丞相附兵浸多,太子軍敗,南犇覆盎城門,得出。會夜司直田仁部閉城門,坐令太子得出,丞相欲斬。御史大夫暴勝之謂丞相曰:「司直,吏二千石,當先請,柰何擅斬之。」丞相釋。上聞而大怒,下吏責問御史大夫曰:「司直縱反者,丞相斬之,法也,大夫何以擅止之?」勝之惶恐,自殺。及北軍使者任安,坐受太子節,懷二心,司直田仁縱太子,皆要斬。上曰:「侍郎莽通獲反將如侯長安男子景建獲少傅石德,可謂元功矣。大鴻臚商丘成力戰獲反將張光。其封重合侯德侯秺侯。」諸太子賔客,甞出入宮門,皆坐誅。其隨太子發兵,以反法族。吏士劫略者,皆徙敦煌郡。以太子在外,始置屯兵長安諸城門。後二十餘日,太子得於湖。

其明年,貳師將軍李廣利將兵出擊匈奴,丞相為祖道,送至渭橋,與廣利辭決。廣利曰:「願君侯早請昌邑王為太子。如立為帝,君侯長何憂乎?」屈氂許諾。昌邑王者,貳師將軍女弟李夫人子也。貳師女為屈氂子妻,故共欲立焉。是時治巫蠱獄急,內者令郭穰告丞相夫人以丞相數有譴,使巫祠社,祝詛主上,有惡言,及與貳師共禱祠,欲令昌邑王為帝。有司奏請桉驗,罪至大逆不道。有詔載屈氂厨車以徇,要斬東市,妻子梟首華陽街。貳師將軍妻子亦收。貳師聞之,降匈奴,宗族遂滅。

亲属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