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萧何

西汉
2016年02月14日
1203
姓: 名字: 性别:
基本籍贯: 沛国 种族: 户籍:
生年: 公元前257年 未详 日干支:
卒年: 公元前193年 未详 日干支:
享年: 未详
在世始年: 未详 未详
在世终年: 未详 未详
  • 古文
    传记
  • 今文
    传记
  • 迁徙
    历程
  • 一生
    著述
  • 入仕
    途径
  • 任职
    履历
  • 历史
    事件
  • 社会
    身份
  • 社会
    关系
  • 财政
    状况
  • 相关
    图片

蕭何傳

蕭相國何【〇一】沛豐人也【〇二】以文無害爲主吏掾【〇三】高祖爲布衣時數以吏事護高祖【〇四】高祖爲亭長常左右之【〇五】高祖以吏繇咸陽吏皆送奉錢三獨以五【〇六】御史監郡者與從事常辨之【〇七】乃給泗水卒史事第一【〇八】御史欲入言徵固請得毋行【〇九】智勇之士生亂世欲以將相自奮,群雄並起,人人皆君,全在審擇所事,不輕從人。御史欲入言征固請毋行,眼中已看定一沛公矣。高祖起爲沛公常爲丞督事【一〇】沛公咸陽諸將皆爭走金帛財物之府分之【一一】獨先入收丞相御史律令圖書藏之【一二】高祖所以具知天下阨塞戶口多少彊弱之處民所疾苦者具得圖書也諸侯相與約先入關破者王其地沛公旣先定項羽後至欲攻沛公沛公謝之得解遂屠燒咸陽范增謀曰巴蜀道險之遷民皆居迺曰蜀漢關中地也故立沛公漢王而三分關中降將以距漢王漢王欲謀攻項羽周勃灌嬰樊噲皆勸之諫之曰雖王漢中之惡不猶愈於死乎【一三】漢王何爲乃死也今衆弗如百戰百敗不死何爲周書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一四】語曰天漢其稱甚美【一五】夫能詘於一人之下而信於萬乘之上者【一六】湯武是也臣願大王王漢中養其民以致賢人收用巴蜀還定三秦天下可圖也漢王乃遂就國爲丞相進言韓信漢王爲大將軍漢王引兵東定三秦以丞相留收巴蜀填撫諭告使給軍食二年漢王與諸侯擊關中侍太子櫟陽爲法令約束興,蕭何次律令云云,蓋於此時已肇其端矣。立宗廟社稷宮室縣邑蕭何相業,只此數句盡之。輙奏漢王許以從事【一七】即不及奏漢王輙以便宜施行漢王來以聞【一八】計戶口轉漕給軍漢王數失軍遁去常興關中輙補缺漢王以此專屬任何關中三年漢王項羽相距京索之閒【一九】數使使勞苦丞相鮑生謂丞相曰【二〇】王暴衣露蓋數使使勞苦君者有疑君心也爲君計莫若遣君子孫昆弟能勝兵者悉詣軍所漢王必益信君於是從其計漢王大說

【〇一】春秋緯蕭何感昴精而生,典獄制律」。

【〇二】者,秦泗水郡之屬縣,今江蘇沛縣之聚邑,立爲縣,今江蘇豐縣

【〇三】漢書音義曰:「文無害,有文無所枉害也。律有無害都吏,如今言公平吏。一曰,無害者如言『無比』,陳留閒語也。」酷吏傳趙禹爲丞相亞夫吏,府中皆稱其廉,然亞夫不任,曰:「極知無害,然文深,不可以居大府。」主吏掾,亦稱功曹掾,主考核事也。

【〇四】吏事,謂犯公事也。按護,救視也。

【〇五】左右,謂袒護,佐助也。言居家時,爲所護,及爲亭長,又擁助也。

【〇六】出錢以資行,他人皆三百,獨五百。

【〇七】與共事備辨,明素有方略也。時無刺史,以御史監郡。

【〇八】沛縣泗水亭,又泗水郡泗水郡卒史。律,郡卒史書佐各十人也。第一,謂課最居第一也。

【〇九】御史以明辨,欲因入奏事之次,言於朝廷,徵用之。心不願,以情固請,而御史止,故得不行也。

【一〇】高祖,令爲丞,常監督衆事也。

【一一】走,音奏,趨向之也。

【一二】圖書,即圖籍也。方回續古今考云:「圖謂繪畫山川形勢、器物制度、族姓原委、星辰度數,籍謂官吏版簿、戶口生齒、百凡之數,律與令則前王、後王之刑法,文書則二帝三王以來政事議論。」以資參考。

【一三】愈,勝也。

【一四】周書本與尚書同類,蓋孔子所刪百篇之外,劉向所奏有七十一篇。

【一五】天漢,河漢也。流俗語云天漢,其言常以漢配天,此美名也。

【一六】信讀曰伸,古通用字。

【一七】可其所奏,許其所請,依以行事。

【一八】漢王來還,乃以所爲聞也。

【一九】縣名,在今河南滎陽東南。,古城名,在今河南滎陽東南。

【二〇】鮑生,其名不詳,蓋當時有識之士,姓鮑而爲諸生也。

五年旣殺項羽定天下論功行封羣臣爭功歲餘不決高祖蕭何功最盛封爲酇侯【〇一】所食邑多功臣皆曰臣等身被堅執銳多者百餘戰少者數十合攻城略地大小各有差蕭何未嘗有汗馬之勞徒持文墨議論不戰顧反居臣等上【〇二】何也高祖諸君知獵乎知之」「知獵狗乎知之高祖夫獵追殺獸兎者狗也而發蹤指示獸處者人也今諸君徒能得走獸耳功狗也至如蕭何發蹤指示功人也且諸君獨以身隨我多者兩三人蕭何舉宗數十人皆隨我功不可忘也率語若戲,婉然狎侮,英雄氣象。羣臣皆莫敢言列侯畢已受封及奏位次皆曰平陽侯曹參身被七十創攻城略地功最多宜第一高祖已橈功臣【〇三】多封蕭何至位次未有以復難之【〇四】然心欲第一關內侯鄂君進曰【〇五】羣臣議皆誤曹參雖有野戰略地之功此特一時之事夫上與相距五歲常失軍亡衆逃身遁者數矣蕭何常從關中遣軍補其處非上所詔令召而數萬衆會上之乏絕者數矣相守滎陽數年軍無見糧蕭何轉漕關中給食不乏陛下雖數亡山東蕭何常全關中以待陛下萬世之功今雖亡曹參等百數何鈌於得之不必待以全【〇六】奈何欲以一旦之功而加萬世之功哉蕭何第一曹參次之高祖於是乃令蕭何劔履上殿【〇七】入朝不趨【〇八】高祖吾聞進賢受上賞【〇九】蕭何功雖高鄂君乃益明於是因鄂君故所食關內侯邑封爲安平侯【一〇】是日悉封父子兄弟十餘人皆有食邑乃益封二千戶以帝嘗繇咸陽時何送我獨贏錢二也【一一】一飯之食,睚眥之怨,記而不忘,高祖蓋非木強忽細故者。

【〇一】封地酇縣,縣治即今河南永城縣西酇城鄉先封沛郡,而後封南陽。音「嵯」者沛郡縣,音「贊」者南陽縣酇縣故城現存城址,東西長八百米,南北寬六百米,城牆殘高六米,牆基寬三十五米,頂寬五米,四城角存。按:據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六年十二月甲申,封曹參靳歙夏侯嬰王吸傅寬召歐薛歐陳濞陳嬰陳平,凡十侯。至正月丙午,封張良劉纏蕭何周勃樊啥酈商灌嬰周昌武虎董渫孔聚陳賀陳豨,共十三侯。其餘功臣未封者尚多,即上文所云「群臣爭功,歲餘不決」者也。

【〇二】顧反,二字同義,猶今之所謂反而也。

【〇三】橈,通撓,屈也。

【〇四】未有以復難之,謂無由以屈群臣也。

【〇五】鄂君鄂千秋,始封關內侯,後封安平侯

【〇六】不必待以全,謂不必固靠之,設計方得保全也。

【〇七】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寸之兵,不得履。沿法,故特賜以寵之。

【〇八】趨,小步疾行。臣子入朝須趨步以示恭敬。自何始,後世帝王凡優寵大臣,則賜其“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

【〇九】武帝元朔元年詔曰:「進賢受上賞,蔽賢蒙顯戮,古之道也。」武帝蓋述高祖之旨。

【一〇】鄂君以謁者從定諸侯有功,秩舉蕭何功,故因侯二千戶。封九年卒。至玄孫,坐與淮南王安通,弃市,國除。封地安平,縣治在今山東青州西北。

【一一】贏,餘也。二謂二百也。衆人送皆三百,獨五百,故云贏二也。

十一年前一九六年。陳豨高祖自將邯鄲未罷淮陰侯謀反關中呂后蕭何淮陰侯高祖已聞淮陰侯使使拜丞相爲相國益封五千戶令卒五百人一都尉爲相國衞諸君皆賀召平獨弔召平秦東陵侯【〇一】爲布衣種瓜於長安城東瓜美故世俗謂之東陵瓜召平以爲名也召平謂相國曰禍自此始矣上暴露於外而君守於中非被矢石之事而益君封置衞者以今者淮陰侯新反於中有疑君心矣夫置衞衞君非以寵君也願君讓封勿受悉以家私財佐軍則上必說相國從其計高祖乃大喜十二年秋黥布高祖自將擊之數使使問相國【〇二】相國爲高祖在軍乃拊循勉力百姓悉以所有佐軍【〇三】陳豨客有說相國曰君滅族不久矣夫君位爲相國功第一可復加哉然君初入關中得百姓心十餘年矣皆附君常復孳孳得民和【〇四】上所爲數問君者畏君傾動關中今君胡不多買田地賤貰貸以自汙【〇五】上心乃安於是相國從其計高祖乃大說高祖軍歸民道遮行上書言相國賤彊買民田宅數千萬【〇六】高祖相國謁高祖笑曰夫相國乃利民【〇七】民所上書皆以與相國君自謝民相國因爲民請曰長安地狹上林中多空弃地願令民得入田毋收槀爲禽獸食【〇八】相國之意,欲以使帝施德,下文所謂「有善歸主」者,非以欲自賣恩也。高祖大怒曰相國多受賈人財物乃爲請吾苑乃下相國廷尉械繫之數日王衞尉【〇九】前問曰相國何大罪陛下繫之暴也【一〇】高祖吾聞李斯秦皇帝有善歸主有惡自與今相國多受賈豎金而爲民請吾苑以自媚於民【一一】故繫治之王衞尉夫職事苟有便於民而請之真宰相事陛下奈何乃疑相國受賈人錢乎且陛下距數歲陳豨黥布陛下自將而往當是時相國守關中搖足則關以西非陛下有也相國不以此時爲利今乃利賈人之金乎一語刺中帝之隱微,妙在仍引向「利’字,說得雪淡。若云「此時爲變’,則痕跡顯然,難爲聽者矣,詞令妙品。以不聞其過亡天下李斯之分過【一二】又何足法哉陛下何疑宰相之淺也【一三】鄂君窺帝之意向,因而逢迎之;王衛尉當帝之方怒,從而匡救之,之優於遠矣。所以免禍者,以得三智謀士耳,功名難處如此!淮陰之敗,以無士也。存亡在所畫,悲哉!高祖不懌【一四】高祖不欲布德於民,故繫治之;而衛尉之言,正不能不勉從,故不懌,非感言而慚愧也。是日使使持節赦出相國相國年老素恭謹徒跣謝【一五】高祖相國休矣【一六】相國爲民請苑吾不許我不過爲桀紂而相國爲賢相吾故繫相國欲令百姓聞吾過也高祖可謂善爲解嘲,文過飾非。素不與曹參相能【一七】孝惠自臨視相國病因問曰君即百歲後誰可代君者對曰知臣莫如主孝惠曹參何如頓首曰帝得之矣臣死不恨矣淮陰侯,薦曹相國,此事宰相器也,廷臣不及。置田宅必居窮處爲家不治垣屋後世賢師吾儉不賢毋爲勢家所奪孝惠二年相國何卒謚爲文終侯【一八】高后迺封夫人酇侯小子筑陽侯【一九】孝文元年更封酇侯無子文帝復以有罪免景帝二年制詔御史:「故相國蕭何高皇帝大功臣所與爲天下也【二〇】今其祀絕朕甚憐之其以武陽縣戶二千封爲列侯。」弟也後有罪免武帝元狩復下詔御史:「戶二千四百封曾孫酇侯布告天下令明知朕報蕭相國德也。」子也壽成坐爲太常犧牲瘦免宣帝詔丞相御史求問蕭相國後在者得玄孫建世等十一人復下詔以戶二千封建世酇侯傳子至孫坐使奴殺人減死論成帝復封玄孫之子南䜌酇侯【二一】傳子至曾孫王莽敗乃絕

【〇一】始皇滅六國,未分封功臣子弟。此所謂東陵侯者,蓋滅六國前所封。據秦始皇本紀,滅六國時所封者有王賁王離趙亥馮無擇等。

【〇二】問其居守,何所營爲。

【〇三】悉,盡也,盡所有糧食資用出以佐軍也。

【〇四】孳同孜。孜孜,言不怠也。

【〇五】貰,音世,賒也。

【〇六】系指數千萬銅錢也。

【〇七】謂相國取人田宅以爲利,故云「乃利人」也。所以令相國自謝之。

【〇八】槀,禾稈也。言恣人田之,不收其槀而飼牲畜也。

【〇九】衞尉王氏,史失其名。侍謂侍天子也。

【一〇】前問,謂進而請也。暴,突然也。

【一一】媚,愛也,求愛於民。

【一二】上文「有惡自與」謂分過也。

【一謂用意淺也,猶今所謂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一四】懌,悅也。感衞尉之言,故慚悔而不悅也。

【一跣,音銑,足親地也,赤足也。徒跣謝,謂請罪也。

【一六】令出外自休息也。

【一七】相能,猶言相得、相好也。

【一蕭何墓咸陽渭城區徐家寨村,封土呈覆鬥形,底邊長四十九米,高十六米,墓前有畢沅所書墓碑一通。

【一筑陽南陽縣其地並屬襄州

二〇爲,治也。亦曰共造其功業。

二一䜌,音鑾,鉅鹿縣名也。爲此縣之長。

太史公曰蕭相國何時爲刀筆吏【〇一】錄錄未有奇節【〇二】依日月之末光【〇三】謹守管籥【〇四】因民之疾奉法順流與之更始淮陰黥布等皆以誅滅之勳爛焉位冠羣臣聲施後世【〇五】閎夭散宜生等爭烈矣【〇六】

【〇一】刀所以削書也,古者用簡牒,故吏皆以刀筆自隨也。

【〇二】錄錄,借字也。說文云:「碌碌,隨行之貌也。」蓋謂亦步亦趨,拘謹而無所作爲之狀。

【〇三】文言云「聖人作而萬物覩」,又曰「見龍在田,天下文明」。贊言初興,故以日月爲喻耳。

【〇四】高祖出征,每居守,故言守管籥。

【〇五】施,音易,延續也。

【〇六】爭烈,猶言比美也,功業相當。烈,功業也。

 

亲属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