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项羽

秦汉
字:
封爵:
西楚霸王
2016年02月13日
1157
姓: 名字: 性别:
基本籍贯: 吴郡 种族: 户籍:
生年: 公元前226年 未详 日干支:
卒年: 公元前202年 未详 日干支:
享年: 未详
在世始年: 未详 未详
在世终年: 未详 未详
  • 古文
    传记
  • 今文
    传记
  • 迁徙
    历程
  • 一生
    著述
  • 入仕
    途径
  • 任职
    履历
  • 历史
    事件
  • 社会
    身份
  • 社会
    关系
  • 财政
    状况
  • 相关
    图片

【西漢】項羽傳西楚霸王

項籍下相人也【〇一】【〇二】初起時年二十四其季父項梁【〇三】父即項燕王翦所戮者也【〇四】項氏世世爲封於【〇五】故姓項氏項羽少時學書不成學劔又不成項梁怒之書足以記名姓而已劔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〇六】於是項梁乃教兵法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學漢書藝文志項王一篇,而置陣如軍,高祖望而惡之,蓋治兵置陣是其所長,故能力戰摧鋒;而不足於權謀,故其後往來奔命,爲人乘其罷而踣之,所謂略知其意而不肯竟學者也。項梁嘗有櫟陽【〇七】乃請獄掾曹咎書抵櫟陽獄掾司馬欣以故事得已【〇八】孰謂之法密能勝天下也,項梁櫟陽逮,曹咎書抵司馬欣而事得免,其他請托公行、貨賄相屬而不見於史者,不知凡幾也。項梁楚大將軍之子,之尤忌者,一獄掾,馳書而難解,則其他位尊而權重者,抑孰與禦之?法愈密,吏權愈重;死刑愈繁,賄賂愈章,塗飾以免罪罟,而天子之權,倒持于掾史。項梁殺人避仇於【〇九】中賢士大夫皆出項梁【一〇】吳中有大繇役及喪項梁常爲主辦陰以兵法部勒賔客及子弟以是知其能秦始皇帝會稽【一一】浙江【一二】俱觀彼可取而代也掩其口毋妄言族矣以此奇長八尺餘【一三】力能扛鼎【一四】才氣過人【一五】吳中子弟皆已憚

【〇一】,水名,出沛國沛國相縣,其水下流,又因置縣,故名下相也。縣治在今江蘇宿遷西南。

【〇二】古人之字,大約一字居多,其加「子」者,男子之美稱也。然高祖功臣年表射陽侯之功云「破子羽」,序傳云「子羽接之」,「子羽暴虐」,「破子羽於該下」,「齊連子羽城陽」,則此似宜曰「字子羽」。

【〇三】伯、仲、叔、季,兄弟之次,故叔云叔父,季云季父。

【〇四】此云爲王翦所殺,與楚漢春秋同,而始皇本紀項燕自殺。不同者,蓋王翦所圍逼而自殺,故不同耳。

【〇五】縣名,縣治在今河南沈丘南。

【〇六】萬人敵,即兵法也。

【〇七】謂有罪相連及,爲櫟陽縣所逮錄也。故史每制獄皆有逮捕也。

【〇八】蘄音奇。掾音怨。县名,县治在今安徽宿县南。掾,吏目之通稱。抵,至也。已,息也。謂嘗被櫟陽縣逮捕,乃請獄掾曹咎書至櫟陽獄掾司馬欣,事故得止息也。曹咎司馬欣皆對項氏有恩,伏後二人受項羽寵任,致汜水之敗案。

【〇九】縣名,縣治即今江蘇蘇州

〇】言皆不及也。

一一會稽,山名,在今浙江紹興東南。

一二浙江錢塘江也。

一三約今一米八四以上。尺約當今之二十三點一厘米。

一四扛,音罡,舉也。

一五謂勇武多力也。

秦二世元年七月陳涉等起大澤【〇一】其九月會稽【〇二】江西皆反【〇三】此亦天亡之時也吾聞先即制人後則爲人所制【〇四】吾欲發兵使公及桓楚【〇五】是時桓楚亡在澤中桓楚人莫知其處知之耳乃出持劔居外待復入與守坐請召使受命召桓楚守曰須臾【〇六】可行矣於是遂拔劔斬守頭會稽守所謂明於見事而暗於見人者也。項梁持守頭佩其印綬門下大驚擾亂所擊殺數十百人【〇七】一府中皆讋伏【〇八】莫敢起守欲反,奈何不與同起事?而項梁意氣,不能爲人下也。乃召故所知豪吏諭以所爲起大事【〇九】遂舉吳中使人收下縣【一〇】得精兵八千人爲後「以八千人渡江」,及與亭長言「江東子弟八千人」張本。部署吳中豪傑爲校尉司馬【一一】有一人不得用自言於前時某喪使公主某事不能辦以此不任用公衆乃皆伏【一二】於是會稽爲裨將【一三】徇下縣【一四】

【〇一】大澤,鄉名,時屬蘄縣,在今安徽宿縣東南劉村集

【〇二】爾時未言太守。漢書景帝中二年七月,更郡守爲太守。楚漢春秋曰:「會稽假守殷通。」

【〇三】時稱今皖北一帶爲江西,而皖南蘇南一帶爲江東

【〇四】按謂先舉兵能制得人,後則爲人所制。故荀卿子曰:「制人之與爲人制也,其相去逺矣」。

【〇五】桓楚,即後宋義,使報命懷王者,後亦別無所見。時特令假其名以入。

【〇六】眴,音舜,動目也,動目而使之也。

【〇七】數十百人者,八九十乃至百也。

【〇八】讋,音哲,恐懼失氣也。

【〇九】諭,曉告之。

〇】四面諸縣也。非郡所都,故謂之下也。

【一一】分部而署置之。續志:校尉比二千石,軍司馬比千石,部下有曲,曲軍候比六百石。

一二伏,通服。

一三裨,音皮,助也,相副助也。

一四徇,略也。

廣陵召平於是爲陳王廣陵【〇一】未能下【〇二】陳王敗走兵又且至乃渡江矯陳王【〇三】楚王上柱國【〇四】召平不自了事,乃能作此度外奇事,所以發亡之端在此。江東已定急引兵西擊項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〇五】項羽始事,已定江東,渡而西,故通篇以「東」「西」二字爲眼目。陳嬰已下東陽【〇六】使使欲與連和俱西陳嬰東陽令史【〇七】居縣中素信謹稱爲長者【〇八】東陽少年殺其令相聚數千人欲置長無適用【〇九】乃請陳嬰謝不能遂彊立爲長縣中從者得二萬人少年欲立便爲王異軍倉頭特起【一〇】陳嬰母謂自我爲汝家婦未嘗聞汝先古之有貴者今暴得大名不祥不如有所屬事成猶得封侯事敗易以亡非世所指名也母識力不在止其子上,在此語說得有權術,是世上第一佔便宜人。乃不敢爲王謂其軍吏曰項氏世世將家有名於今欲舉大事將非其人不可【一一】我倚名族必矣於是衆從其言以兵屬項梁項梁黥布蒲將軍亦以兵屬焉【一二】凡六七萬人下邳【一三】當是時秦嘉已立景駒楚王【一四】彭城【一五】欲距項梁項梁謂軍吏曰陳王先首事戰不利未聞所在一六秦嘉陳王而立景駒逆無道乃進兵擊秦嘉秦嘉軍敗走追之至胡陵一七還戰一日軍降景駒走死一八景駒楚後,非不當立,項氏兵勢已振,亦欲自立後,不肯受事于秦嘉,故以陳王爲名而攻之。項梁已并秦嘉胡陵將引軍而西章邯軍至【一九】項梁使別將朱雞石餘樊君與戰【二〇】餘樊君朱雞石軍敗亡走胡陵項梁乃引兵入【二一】雞石項梁前使項羽別攻襄城【二二】襄城堅守不下已拔皆阬之【二三】初出,即以所拔者阬,太史公首次此,見之不足爲也。還報項梁項梁陳王定死召諸別將會計事【二四】此時沛公亦起往焉

【〇一】廣陵縣名,縣治即今江蘇揚州市。召,音邵。於是,猶言當是時也。

【〇二】以兵威服之曰下。

【〇三】召平廣陵京口江至,詐陳王命拜

【〇四】上柱國,官名,位同丞相,後多用於榮爵,無實權。事在秦二世二年一月。

【〇五】事在秦二世二年二月。

【〇東陽縣名,縣治在今安徽天長縣西北。

【〇七】漢儀注云:令吏曰令史,史吏曰丞史。楚漢春秋東陽獄史陳嬰

【〇八】素立恩信,號爲長者。

【〇九】適,主也。

〇】蘇秦列傳云:「今聞大王之卒,武士二十萬、倉頭二十萬、奮擊二十萬,廝徒二十萬。」倉頭,謂士卒皁巾,若赤眉、青領,以相別也。特起,猶言新起,與衆異也。爲倉頭軍特起,欲立陳嬰爲王,母不許稱王,言天下方亂,未知瞻烏所止。

【一一】言欲舉大事,爲將者非此人不可。

一二蒲將軍,姓,史失其名。

一三下邳縣名,縣治在今江蘇睢寧西北。

【一四】景駒族,景氏名。

一五秦嘉軍於此城之東。

一六陳涉死未確,故曰「未聞所在」。或項梁已知其死,藉以爲口實耳。

一七胡陵縣名,在今山東魚台東南。

一八逃至地,爲追兵所殺。事在秦二世二年四月。

一九縣名,縣治即今河南夏邑

〇】餘樊君,封號名,姓名不詳。

二一縣名,在今山東滕縣東南。括地志云:「故薛城薛侯國也,在徐州滕縣界,黃帝之所封。左傳定公元年薛宰云『之祖奚仲,爲車正』,後爲孟嘗君田文封邑也。」

二二襄城縣名,即今河南襄城縣

二三陷之於阬,盡殺之。

二四事在秦二世二年四月。

居鄛范增【〇一】年七十素居家【〇好奇計往說項梁陳勝敗固當【〇三】滅六國最無罪懷王不反【〇四】人憐之至今楚南公【〇五】雖三戶【〇六】陳勝首事不立後而自立其勢不長今君起江東蠭起之將皆爭附君者【〇七】以君世世爲能復立之後也於是項梁然其言乃求楚懷王民間爲人牧羊立以爲楚懷王【〇八】從民所望也【〇九】六國之亡久矣,起兵誅暴不患無名,何必立後?制人者變爲制于人,范增謬計,既誤項氏,亦誤懷王范增項氏第一事爲立楚懷王,不知將,懷王立,則當終其身爲驅馳,能堪之乎?必不能堪,則置懷王于何地?卒之懷王,而之滅始終以懷王爲說,是懷王之立反爲地耳。蓋懷王立則項羽不能不弑逆;弑逆則不容不滅。然則之所以失天下,非之勸立懷王一事誤之耶?陳嬰上柱國封五縣懷王盱台【一〇】項梁自號爲武信君居數月引兵攻亢父【一一】章邯旣殺齊王田儋臨菑田假復自立爲齊王走保東阿一二章邯追圍之引兵救東阿大破田榮即引兵歸逐王亡走田角亡走故將不敢歸一三田榮齊王項梁已破東阿下軍遂追數使使趣欲與俱西田榮田假田角田間乃發兵項梁田假爲與國之王一四窮來從我不忍殺之亦不殺田角田間以市於一五遂不肯發兵助項梁使沛公項羽別攻城陽一六屠之西破濮陽兵收入濮陽沛公項羽乃攻定陶定陶未下西略地至雝丘一七大破李由一八還攻外黃一九外黃未下

【〇一】鄛,音巢。居鄛縣名,縣治在今安徽桐城南。

【〇居家,不仕也。

【〇三】言其計畫非是,宜應敗也。

【〇四】秦昭王詐設武關之會,邀懷王以盟。懷王至,昭王以兵拘之,求割地,懷王不允,遂被幽禁,客死于

【〇五】南公,南方老人也。蓋姓字不詳。漢書藝文志南公十三篇,六國時人,在陰陽家流。

【〇六】人怨,雖三戶猶足以亡也。

【〇七】蠭,古蜂字也。蠭起,如蠭而起,言其衆也。一說蠭與鋒同,言鋒銳而起者。

【〇八】秦二世二年六月。

【〇九】以祖謚爲號者,順民望。

〇】盱台縣名,縣治在今江蘇盱眙東北。

一】亢父,音剛甫。縣名,在今山東濟甯南。

二】東阿縣名,縣治即今山東陽谷縣阿城鎮

一三田間求救,而被逐,遂不敢歸。

一四相與交善爲與國,黨與也。

一五市,貿易也。以市取兵也,直言不殺以求兵耳。

一六城陽縣名,亦作成陽,縣治在今山東鄄城縣東南。

一七雝丘縣名,即今河南杞縣

一八李由李斯子,時爲三川郡郡守。事在秦二世二年八月。

九】外黃縣名,縣治在今河南民權西北。外黃雝丘東北,故稱還攻。

項梁東阿西比至定陶再破項羽等又斬李由益輕有驕色宋義乃諫項梁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卒少惰矣【〇一】兵日益臣爲君畏之本言將驕,諱而言卒,辭令之妙。項梁弗聽乃使宋義使於道遇使者高陵君顯【〇二】公將見武信君臣論武信君軍必敗公徐行即免死疾行則及禍宋義語只是尋常見識,幸而中,亦不幸而中,卒以此殺其身也。果悉起兵益章邯大破之定陶項梁【〇三】沛公項羽外黃陳留【〇四】陳留堅守不能下沛公項羽相與謀曰武信君軍破士卒恐乃與呂臣俱引兵而東一路向西北,乃引兵而東,暫以兵敗也。呂臣彭城項羽彭城西沛公【〇五】章邯已破項梁則以爲地兵不足憂乃渡大破之當此時趙歇爲王張耳爲相皆走入鉅鹿城【〇章邯王離涉間鉅鹿【〇章邯軍其南築甬道而輸之粟【〇陳餘爲將將卒數萬人而軍鉅鹿之北此所謂北之軍也兵已破於定陶懷王盱台彭城項羽呂臣軍自將之懷王之隙自此奪軍始。呂臣爲司徒以其父呂青爲令尹【〇沛公碭郡〇】封爲武安侯碭郡

【〇一】少,同稍。惰,鬆懈,渙散也。

【〇二】高陵君,名,姓氏不詳。

【〇事在秦二世二年九月。

【〇陳留縣名,縣治在今河南開封東南。

【〇,音蕩,縣名,縣治在今河南夏邑縣東。

【〇鉅鹿縣名,爲鉅鹿郡治所,在今河北平鄉西南,時邯鄲東北。

【〇王離王翦孫。涉間將也,姓

【〇甬道,恐敵抄輜重,故築牆垣如街巷也。章邯爲甬道而運粟,以饟王離涉閒之軍。

【〇諸侯之卿,唯稱令尹。時立之後,故置官司皆如舊。

〇】長如郡守也。

宋義所遇使者高陵君顯楚懷王宋義武信君之軍必敗居數日軍果敗兵未戰而先見敗徵此可謂知兵矣王召宋義與計事而大說之因置以爲上將軍【〇一】項羽魯公【〇爲次將范增爲末將諸別將皆屬宋義號爲卿子冠軍【〇懷王爲大將亦甚輕易,於此時必有不平之意,故于救時竟斬之也,豈獨以其遲留哉?行至安陽【〇留四十六日不進項羽吾聞軍圍趙王鉅鹿疾引兵渡擊其外應其內軍必矣宋義不然夫搏牛之蝱不可以破蟣蝨【〇戰勝則兵罷我承其敝不勝則我引兵鼓行而西【〇必舉故不如先鬬秦趙宋義之謀即亞夫之說,然驟合兵戰地,勢不可久,而力足與持,故亞夫策之而勝;今諸侯烏合,不可以當,而自戰其地,久則兵益而勢甚,故以爲不如速攻。兵機得失,同事異形,決於毫髮。被堅執銳不如公坐而運策公不如因下令軍中曰猛如虎很如羊【〇七】貪如狼彊不可使者皆斬之此令明爲而設,殺,勢迫之也。乃遣其子宋襄不殺田假不發兵助,兩國固有隙者,何遣子相之?此聲其罪曰「與齊謀反」者也身送之至無鹽【〇八】飲酒高會【〇九】天寒大雨士卒凍飢項羽將戮力而攻【一〇】久留不行今歲饑民貧士卒食半菽【一一】軍無見糧【一二】乃飲酒高會不引兵渡【一三】并力攻乃曰承其敝』。夫以之彊攻新造之其勢必舉舉而何敝之承且國兵新破坐不安席埽境內而專屬於將軍國家安危在此一舉今不恤士卒而徇其私【一四】非社稷之臣項羽晨朝上將軍宋義【一五】即其帳中斬宋義出令軍中曰宋義謀反楚王陰令誅之當是時諸將皆慴服莫敢枝梧【一六】皆曰首立將軍家也今將軍誅亂乃相與共立爲假上將軍【一七】數語寫得諸將氣奪,之爲「假上將軍」亦自爲之名耳,諸將於是時倉皇失措,相與推戴之而已。使人追宋義及之殺之使桓楚報命於懷王懷王因使項羽爲上將軍【一八】當陽君【一九】蒲將軍皆屬項羽

【〇一】上將軍,非官名,蓋令其位居諸將之上,以統領諸將而言。

【〇,即今山東曲阜市

【〇卿子,時人相襃尊之辭,猶言公子也。上將,故言冠軍。若霍去病功冠三軍,因封冠軍侯,至今爲縣名。

【〇安陽,古邑名,在今山東陽谷阿城鎮西北。

【〇搏,擊也,言以手擊牛之背,可以殺其上蝱,而不能破蝨,喻今將兵方欲滅,不可盡力與章邯即戰。或未能禽,徒費力也。

【〇六】鼓行,謂擊鼓而行,無畏懼也。

【〇很者,今所謂執拗也。說文:「很,不聽從也。」系傳:「羊之性,愈牽愈不進。」

【〇八】無鹽縣名,縣治在今山東東平縣東南。

【〇高,大也,盛大也。

〇】將,猶當也。戮力,合力、並力也。

一一半,量器名,容半升也。菽,豆也。言士卒食蔬菜,以菽半雜之。

一二無見在之糧。

一三地取食。

一四私,謂使其子相,是徇其私情。

一五朝,參見也。趙翼曰:「古時凡詣人皆曰『朝』,呂覽許由於沛澤之中』是也;秦漢時僚屬謁長官亦曰『朝』,史記項羽晨朝上將軍』是也。」

【一六】枝梧,同支吾,抗拒也。

【一七】未得懷王之命,故且爲假也。

一八事在秦二世三年十一月。

一九當陽君,即黥布

項羽已殺卿子冠軍威震楚國名聞諸侯乃遣當陽君蒲將軍將卒二萬渡河鉅鹿戰少利【〇一】陳餘復請兵項羽乃悉引兵渡皆沈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一還心【〇於是至則圍王離軍遇九戰絕其甬道大破之【〇蘇角【〇王離涉間不降自燒殺當是時兵冠諸侯諸侯軍救鉅鹿者十餘壁莫敢縱兵諸侯將皆從壁上觀戰士無不一以當十兵呼聲動天諸侯軍無不人人惴恐【〇於是已破項羽召見諸侯將入轅門【〇無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視項羽最得意之戰,太史公最得意之文。會稽守,則「一府懾伏,莫敢起」;宋義,「諸將皆懾伏,莫敢枝梧」;鉅鹿,「諸侯莫敢縱兵」;已破軍,「諸將膝行而前,莫敢仰視」:勢愈張而人愈懼,下四「莫敢」字,而當時勇猛可想見也。鄭板橋鉅鹿之戰詩:「戰酣氣盛聲喧呼,諸侯壁上驚魂逋。項王何必爲天子,只此快戰千載無。」項羽由是始爲諸侯上將軍諸侯將皆屬焉

【〇一】少利,謂稍利也,非不利。黥布列傳云:「項籍使先渡河擊數有利。」可參證。

【〇二】釜,古炊器。斂口圜底,或有二耳。其用於鬲,置於灶,上置甑以蒸煮。甑,音贈,古炊具,底有透汽小孔。太公六韜必出云:「先燔吾輜重,燒吾糧食。」太平御覽太公犬韜云:「武王,乘舟濟河,兵車出,壞船於河中;所過津梁,皆悉燒之。」孫子九地:「帥與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帥與之深人諸侯之地,而發其機。焚舟破釜,若驅群羊,驅而往,驅而來,莫知所之。」項羽所爲,蓋亦古兵法所示。

【〇是謂章邯軍也,非王離

【〇蘇角將也。

【〇惴,恐懼也。

【〇軍行以車爲陳,轅相向爲門,故曰轅門。

章邯棘原【〇一】項羽【〇相持未戰軍數却二世使人讓章邯章邯使長史欣請事【〇咸陽留司馬門三日【〇趙高不見有不信之心長史欣還走其軍不敢出故道趙高果使人追之不及至軍報曰趙高用事於中下無可爲者今戰能勝必疾妒吾功戰不能勝不免於死願將軍孰計之陳餘亦遺章邯書曰白起南征鄢郢北阬馬服【〇攻城略地不可勝計而竟賜死蒙恬北逐戎人榆中地數千里【〇竟斬陽周【〇何者功多不能盡封因以法誅之今將軍爲將三歲矣所亡失以十萬數而諸侯並起滋益多趙高素諛日久今事急亦恐二世誅之故欲以法誅將軍以塞責使人更代將軍以脫其禍夫將軍居外久多內郤有功亦誅無功亦誅且天之亡無愚智皆知之今將軍內不能直諫外爲亡國將孤特獨立而欲常存豈不哀哉將軍何不還兵與諸侯爲從【〇約共攻分王其地南面稱孤此孰與身伏鈇質【〇妻子爲僇乎章邯狐疑陰使候始成使項羽〇】欲約約未成項羽使蒲將軍日夜引兵度三戶一一再破之項羽悉引兵擊汙水一二大破之已約降而再擊之,即無戰心而破之易,其兵愈敗,則反顧之念絕,所以促其降也。章邯使人見項羽欲約項羽召軍吏謀曰糧少欲聽其約軍吏皆曰項羽乃與期洹水殷虛【一三】已盟章邯項羽而流涕爲言趙高項羽乃立章邯雍王【一四】軍中此雖封雍王,而實已奪其兵。使長史欣爲上將軍軍爲前行【一五】新安一六諸侯吏卒異時故繇使屯戍過秦中一七秦中吏卒遇之多無狀一八軍降諸侯諸侯吏卒乘勝多奴虜使之輕折辱吏卒吏卒多竊言曰章將軍等詐吾屬降諸侯今能入關破大善即不能諸侯虜吾屬而東必盡誅吾父母妻子諸侯微聞其計以告項羽項羽乃召黥布蒲將軍計曰吏卒尚衆其心不服關中不聽事必危不如擊殺之而獨與章邯長史欣都尉於是軍夜擊阬卒二十餘萬人新安城南一九莫強于人心,而可以仁結,可以誠感,可以德化,可以義動也;莫柔于人心,而不可以威劫,不可以術詐,不可以法持,不可以力奪也。項籍生於戰國,習見白起卒,效而爲之,惟殺是務。二十萬人不服,得而坑之;諸侯王不服,四面而起,且奈何哉!

【〇一】棘原,地名,在今河北平鄉縣南。

【〇南,漳水南岸。

【〇爲諸史之長,故稱長史。長史司馬欣

【〇四】凡言司馬門者,宮垣之內兵衞所在,四面皆有司馬。司馬主武事,故緫謂宮之外門爲司馬門。

【〇五】馬服趙括也。父將,有功,賜號馬服。馬服猶服馬也,故世稱之。

【〇六】榆中,古地區名,即今陝西北及內蒙河套一帶。

【〇陽周縣名,縣治在今陝西子長縣北。

【〇關東地形從長,蘇秦相六國,號爲合從。關西地形橫長,張儀,壞關東從,使與合,號曰連橫。言欲如六國時共敵

【〇九】質謂鍖也。古者斬人,加於鍖上而斫之也。

【一〇】候,軍候也。始成,名也,史失其姓。

一一三戶,即三戶津漳水渡口也,在今河北磁縣西南。

一二汙音于。汙水,源出河北武安西太行山,東南流,於臨漳西入漳水

一三洹水,即今河南安陽北之安陽河殷虛,故都也,在今安陽西小屯村。舉世矚目之甲骨文,出於小屯村,稱爲「殷虛貞卜文」,命名即本於史記

一四縣名,縣治在今陝西鳳翔南。

一五行前,謂居前而行。

【一新安縣名,縣治在今河南澠池城東。

一七異時猶言先時也。秦中關中秦地也。

一八無善形狀也。

一九事在元年十一月。

行略定【〇一】函谷關有兵守關【〇不得入又聞沛公已破咸陽項羽大怒使當陽君等擊關【〇項羽遂入至于西【〇沛公霸上未得與項羽相見沛公左司馬曹無傷使人言於項羽沛公欲王關中使子嬰爲相珍寶盡有之曰:「沛公人關,財物無所取」;沛公項伯曰:「吾人關,秋毫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庫而待將軍」;樊噲項羽曰:「沛公咸陽,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又高紀沛公「封秦重寶財物府庫」,是高祖之不取寶物,皆張良樊噲一諫之力,而曹無傷「珍寶盡有之」語,徒以媚求封耳。但蕭相國世家云:「沛公咸陽,諸將皆爭走金帛財物之府分之」,然則曹無傷之言未盡虛妄。謝項羽之玉璧、與亞父之玉斗,高祖何從得之?可知非毫無所取也。項羽大怒旦日饗士卒【〇五】爲擊破沛公當是時項羽兵四十萬新豐鴻門【〇六】沛公兵十萬霸上范增項羽沛公居山東時貪於財貨好美姬今入關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吾令人望其氣皆爲龍虎成五采此天子氣也急擊勿失【〇七】左尹項伯【〇八】項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張良張良是時從沛公項伯乃夜馳之沛公私見張良具告以事欲呼張良與俱去毋從俱死也張良臣爲韓王沛公【〇九】沛公今事有急亡去不義不可不語乃入具告沛公沛公大驚爲之奈何張良誰爲公爲此計者鯫生說我曰【一〇】距關毋內諸侯地可盡王也』。故聽之一邊驚惶,一邊埋怨,寫得十分危急。料公士卒足以當項羽沛公默然固不如也且爲之奈何一筆夾寫兩人,一則窘迫絕人,一則從容自知,性情鬚眉,躍躍紙上。史公獨絕之文,左國中無此文字。張良請徃謂項伯沛公不敢背項羽沛公君安與項伯有故張良時與臣游項伯殺人臣活之今事有急故幸來告沛公孰與君少長長於臣沛公君爲我呼入吾得兄事之張良項伯項伯即入見沛公沛公奉巵酒爲壽約爲婚姻吾入關秋豪不敢有所近籍吏民封府庫而待將軍所以遣將守關者備他盜之出入與非常也日夜望將軍至豈敢反乎具言臣之不敢倍德也項伯許諾沛公旦日不可不蚤自來謝沛公於是項伯復夜去至軍中具以沛公言報項羽項伯之招子房,非奉之命也,何以言?且私負漏師之重罪,尚敢告乎?使詰曰公安與沛公,則將奚對?史果可盡信哉?因言曰沛公不先破關中公豈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擊之不義也不如因善遇之項羽許諾

【〇一】行,將也。

【〇二】函谷關,在今河南靈寶東北,乃河南關中之門戶。顏師古曰:「今桃林南有洪溜澗,古函谷也。其水北流入河,西岸猶有舊關餘跡」。西征記云:「道形如函也。其水山原壁立數十仞,谷中容一車。」

【〇三】楚漢春秋曰:「大將亞父至關,不得人,怒日:『沛公欲反耶?』即令家發薪一束,欲燒關門,關門乃開。」與此略異。

【〇四】戲水之西。

【〇旦日,謂明日也。

【〇六】鴻門,在今西安臨潼東十里之鴻門堡村,其地東接戲水,南靠高原,北臨渭河。因水沖類鴻溝,其北口形似門,故稱鴻門

【〇楚漢春秋云:「亞父謀曰:吾望沛公,其氣沖天,五色相繚,或似龍,或似蛇,或似虎,或似雲,或似人,此非人臣之氣也。即史公所本。」

【〇左尹,職同左相,稱丞相爲令尹。項伯,名,字,後封射陽侯。同父兄弟爲「伯」,共祖兄弟爲「季」,故名「季」字「伯」,至今江南各地風氣猶然。

【〇送,從也。項梁韓成韓王爲司徒。沛公西入關,陽翟隨入關。

〇】鯫,音陬,雜小魚。此詈语,小人貌也。

沛公旦日從百餘騎來見項羽鴻門謝曰臣與將軍戮力而攻將軍戰臣戰不自意能先入關破得復見將軍於此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將軍與臣有郤將飛者翼伏,將奮者足局,將噬者爪縮,將文者且樸,夫惟鴻門之不爭,故垓下莫能與之爭。雖只是寒溫語,而婉約淒咽,卻有無限精神,項羽一片雄心自渙然冰釋矣。是謂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剛。此一段,千古處危難現成榜樣,未可以文字視之。劉邦好大言,喜侮人,今用此等腔口,蓋平生僅此一回。項羽沛公左司馬曹無傷言之不然何以至此之粗豪少謀畢見。項羽即日因留沛公與飲項羽項伯東嚮坐【〇一】亞父南嚮坐【〇二】亞父范增沛公北嚮坐張良西嚮侍范增數目項羽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〇三】玦如環而有缺,舉以示,蓋欲其決意殺沛公也。項羽默然不應范增出召項莊【〇四】謂曰將軍爲人不忍若入前爲壽壽畢請以劔舞因擊沛公於坐殺之不者若屬皆且爲所虜則入爲壽壽畢將軍與沛公軍中無以爲樂請以劔舞項羽項莊拔劔起舞項伯亦拔劔起舞常以身翼蔽沛公不得擊於是張良至軍門樊噲樊噲今日之事何如先問,妙,寫得顒望急切。甚急今日項莊拔劔舞其意常在沛公此迫矣臣請入與之同命即帶劔擁盾入軍門交戟之衞士欲止不內【〇樊噲側其盾以撞衞士仆地遂入披帷西嚮立【〇瞋目視項羽【〇頭髮上指目眦盡裂【〇項羽按劔而跽曰【〇客何爲者張良沛公之參乘樊噲者也項羽壯士賜之巵酒則與斗巵酒拜謝立而飲之項羽賜之彘肩〇】則與一生彘肩樊噲覆其盾於地加彘肩上拔劔切而啖之項羽壯士能復飲乎樊噲臣死且不避巵酒安足辭秦王有虎狼之心殺人如不能舉刑人如恐不勝一一天下皆叛之懷王與諸將約曰先破咸陽者王之』。沛公先破咸陽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閉宮室還軍霸上以待將軍來故遣將守關者備他盜出入與非常也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而聽細說一二欲誅有功之人此亡之續耳竊爲將軍不取也樊噲「臣請人,與之同命」一語,感動幽明,鬼神爲泣,豈尋常武人可到?其「擁盾帶劍」,裂怒發,氣固足以制人矣;飲酒啖肉之後徐折項王,節次之妙,莽莽中左師公緩步迂語氣象。其一段正議,妙從樊噲吐之。尤妙在「勞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賞」二語,蓋「封侯之賞」四字明明以盟主推尊項羽項羽得此意滿而心解矣,其立言之妙如此。項羽未有以應言先入,而適投之也。樊噲坐須臾沛公起如廁因招樊噲沛公已出項羽使尉陳平沛公沛公今者出未辭也爲之奈何樊噲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一三】如今人方爲刃俎【一四】我爲魚肉何辭爲於是遂去乃令張良留謝問曰公來何操我持白璧一雙欲獻項羽玉斗一雙【一五】欲與亞父會其怒不敢獻公爲我獻之張良謹諾當是時項羽軍在鴻門沛公軍在霸上相去四十里前云「項羽兵四十萬在新豐鴻門沛公兵十萬在霸上」,提記軍數,以見強弱相逼之形;此提記里數,以見脫身急難匆遽之情,後世史家直不敢如此著筆。沛公則置車騎【一六】脫身獨騎樊噲夏侯嬰靳彊紀信等四人持劔盾步走酈山【一七】芷陽間行【一八】沛公張良從此道至吾軍不過二十里耳度我至軍中公乃入沛公已去間至軍中【一九】張良入謝沛公不勝桮杓【二〇】不能辭謹使臣奉白璧一雙再拜獻大王足下玉斗一雙再拜奉大將軍足下項羽沛公安在曰︰聞大王有意督過之脫身獨去已至軍矣【二一】項羽則受璧置之坐上亞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劔撞而破之豎子不足與謀奪將軍天下者沛公吾屬今爲之虜矣沛公至軍鴻門宴破綻極多,史記各篇所載亦有出人,可做故事看,難當信史讀。丘濬詩曰:「公莫舞,公莫舞,不必區區聽亞父項羽百行掃地空,不殺一端差可取。天命由來歸有德,不在沛公生與死。」立誅殺曹無傷無傷見誅,而不悟項伯之奸,亦成敗之機也。

【〇一】堂上之位,對堂下者,南向爲貴;不對堂下者,唯東向爲尊。

【〇亞,次也。尊敬之次父,猶管仲爲仲父。

【〇玦,音決,環之不周也。君子能決斷則佩玦。

【〇四】項莊項羽從弟。

【〇言衛士交戟而阻。

【〇披帷,撥開帷幕。

【〇瞋,音嗔,張目也。

【〇眦,音字,睛外之眼角也。

【〇跽,音基,長跪也。古人席地而坐,兩膝著地,臀壓於小腿。若臀起身挺,則爲長跪。按劍而跽,乃警戒之勢。

〇】彘肩,豬腿也。

一一舉,克也、盡也。勝,勝任也。齊世家有:「賦斂如弗得,刑罰恐弗勝」,與此同,皆謂極盡其力而猶恐不夠。

一二細說,小人之讒言。

一三李斯列傳:「大行不小謹,盛德不辭讓」;酈生陸賈列傳:「舉大事不細謹,盛德不辭讓」,蓋時之慣用語。

一四俎,音阻,砧板也。

一五玉斗,玉制酒器。

【一六】置,拋棄,留置業。

【一七】酈山,在今臨潼南,西距西安五十里,時鴻門西南,霸上東北,海拔八百米,東西長約十里,南北寬約六里。

【一芷陽縣名,在驪山西,今西安東北。間,空也,投空隙而行。

【一間,猶言估計也。

二〇桮同杯。

二一脫身逃還其軍。

居數日項羽引兵西屠咸陽降王子嬰【〇一】宮室火三月不滅黎祥仲過項羽廟:空費咸陽三月火,鑄就金刀神器劉。收其貨寶婦女而東范增沛公之「財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決「其志不在小」,則亦似知興亡之規模,何不以此力匡項羽,乃坐視其「收貨寶美人婦女而東」耶?積數世之恨,而性本好殺,又不勸以務德,徒拳拳殺劉邦,真所謂「生平奇計無他事」矣。項羽楚人,既失其祖,又失其季父,怨骨。其入咸陽,猶伍子胥殺王屠民燒宮殿以快其心者,謂之無深謀遠慮可也,謂之殘虐非道者,未解重瞳子心事。又,此時沛公年已五十,思慮既熟;項羽年二十加六,血氣方剛。彼接物周匝繽密,不敢妄動;此當事真摯勇決,任意徑行,是二人成敗之所以分也。人或說項羽關中阻山河四塞【〇二】地肥饒可都以霸關中可都者,不始于婁敬,蓋當時定論。項羽宮皆以燒殘破又心懷思欲東歸富貴不歸故鄉衣繡夜行誰知之者【〇三】說者曰人言沐猴而冠果然【〇四】項羽聞之烹說者

【〇一】子嬰墓在今臨潼新豐鎮劉家村,封土呈圓丘形,底徑三十米,高約十米,墓前有清畢沅所書「秦子嬰墓」碑一通。

【〇二】函谷,南武關,西散關,北蕭關

【〇言無人見之,不榮顯矣。

【〇沐猴,獼猴也。原指獼猴性急,不能若人戴冠著帶。後譏人徒具儀表,而無內才,品格低下。或喻人徒具衣冠而毫無人性。或言人暴躁輕浮,不能成事,常用此語。果然,言果如人言也。

項羽使人致命懷王【〇一】懷王如約乃尊懷王義帝空受之帝位。項羽欲自王先王諸將相謂曰天下初發難時【〇二】假立諸侯後以伐然身被堅執銳首事暴露於野三年定天下者皆將相諸君與之力也義帝雖無功固當分其地而王之諸將皆曰乃分天下立諸將爲侯王項羽范增沛公之有天下業已講解【〇三】又惡負約恐諸侯叛之乃陰謀曰道險【〇四】之遷人皆居【〇五】乃曰關中地也【〇六】故立沛公漢王南鄭【〇七】而三分關中降將以距塞漢王項王乃立章邯雍王咸陽以西廢丘【〇八】長史故爲櫟陽獄掾嘗有德於項梁都尉董翳本勸章邯故立司馬欣塞王【〇九】咸陽以東至櫟陽【一〇】董翳翟王【一一】上郡高奴【一二】魏王豹西魏王河東【一三】平陽【一四】瑕丘申陽【一五】張耳嬖臣也先下河南郡河上故立申陽河南王雒陽【一六】韓王成因故都陽翟【一七】司馬卬河內數有功故立殷王河內朝歌【一八】趙王歇代王張耳素賢又從入關故立常山王襄國【一九】當陽君黥布常冠軍布爲九江王【二〇】鄱君吳芮率百越佐諸侯【二一】又從入關【二二】故立衡山王【二三】義帝柱國共敖將兵擊南郡功多因立臨江王江陵【二四】項羽三秦王,以拒也;封九江衡山臨江三王,皆近以自蕃援也,又以內制義帝,其深心可見。燕王韓廣遼東王無終【二五】臧荼因從入關故立燕王【二六】齊王田巿膠東王即墨田都從共救因從入關故立齊王臨菑所滅齊王建田安項羽方渡河救田安濟北數城【二七】引其兵降項羽故立濟北王博陽【二八】田榮數負項梁又不肯將兵從以故不封一田榮不封,竟敗霸王大事。成安君陳餘弃將印去不從入關然素聞其賢有功於聞其在南皮【二故因環封三縣張耳嬖臣申陽皆封王,而陳餘只侯,是尤不平者。番君梅鋗功多故封十萬戶侯項王自立爲西楚霸王三〇王九郡彭城三一淮陰項王不居關中而都彭城,史家亦持此說,後之言地利者祖之,以爲項王失計無有大於此者。余謂項王之失計在不救三王而東擊也。項王彭城蓋以通三川之險也;通三川蓋以救之禍也。以彭城三川,即以三川三秦。九郡者,項王所手定也,軍於手定之地,不患其不安;民於手定之地,不患其不習;國於手定之地,則諸侯不得以地大而指爲不均。關中者,固漢王所手定也,舍己所手定之九郡,而奪他人所手定之關中,天下之人安乎?不安乎?不意四月諸侯就封,五月而田榮,是月而陳餘,六月而彭越西楚之勢不能即日西兵,而漢王乃于五月破章邯,八月降司馬欣董翳矣。蓋項王止策漢王,而田榮陳餘彭越三人非其所忌,故有此意外之變,此則項王之失計也。

【〇一】致命,察命也,請示也。

【〇兵初起時。

【〇講,和也。業,事也。言雖有疑心,然事已和解也。

【〇巴郡約今重慶一帶,郡治江州蜀郡約今四川西部,郡治即今成都市

【〇遷,流放,發配也。

【〇巴蜀函谷西,且又屬,故項羽等強辭曰「巴蜀亦關中地」。

【〇南鄭縣名,即今漢中市

【〇犬丘懿王所都,欲廢之,更名廢丘。在今陝西興平縣東南。

【〇九】,取之固爲阸塞耳。塞國內史東部地,于高帝末年爲渭南河上兩郡,相當於漢志之京兆尹及左馮翊二郡。封地約今陝西東部。

【一〇】櫟音越。櫟陽縣名,縣治在今西安閻良區

一一,封地爲秦上郡,即今陝西東北部及內蒙部分地區。

一二高奴縣名,縣治在今延安市東北。

一三河東郡名,轄今山西西南地區,郡治安邑

一四平陽縣名,在今山西臨汾西南。

一五瑕丘申陽是。瑕丘,縣名,在今山東兗州東北。

一六洛陽故城在洛州洛陽縣東北二十六里,周公所築,即成周城也。輿地志成周之地,秦莊襄王以爲洛陽縣三川守理之。後洛陽,改爲「雒」。以火德,忌水,故去洛旁「水」而加「隹」。於行次爲土,土,水之忌也,水得土而流,土得水而柔,故除「隹」而加「水」。

一七陽翟,今河南禹縣,戰國初曾爲都城。

【一朝歌縣名,即今河南淇縣,爲舊都。

一九襄國縣名,亦稱信都,即今河北邢臺市

二〇縣名,縣治在今安徽六安市東北。

二一戰國時已有百越之稱,用以指東南沿海地區之原始部族,因其種類繁多,故統稱之曰百越。閩越或稱東越,分佈於今福建北與浙江南;甌越或稱東甌,分佈於今浙江甌江靈江流域。閩越甌越乃百越中較進步者,其君長原爲越王句踐分封之君。

【二二】從入關者乃吳芮部將梅鋗

【二三】縣名,在今湖北黃岡市北,時爲衡山郡治所。

二四江陵縣名,即今湖北荊州市江陵區西北之紀南城

【二五】無終,即今天津薊縣,時爲右北平治所。

二六縣名,縣治在今北京西南。

【二濟北郡名,約今山東濟南地區。

【二博陽,即今山東泰安博縣故城,時爲濟北郡治所。

【二南皮三縣以封之。南皮縣名,即今河北南皮縣

三〇舊名江陵南楚東楚彭城西楚。霸王,諸侯盟主也。

【三一】彭城,今江蘇徐州市

之元年四月諸侯罷戲下【〇一】各就國項王出之國使人徙義帝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〇二】乃使使徙義帝長沙郴縣【〇三】義帝義帝彭城項王治所也,故急驅之。其羣臣稍稍背叛之乃陰令衡山臨江王九江王擊殺之【〇四】韓王成無軍功項王不使之國與俱至彭城廢以爲侯已又殺之臧荼之國因逐韓廣遼東弗聽擊殺廣無終并王其地韓王廣徙王遼東,都無終,此云「逐遼東弗聽」,是猶在也;而云「擊殺廣無終」,是固已之國矣。必爭國,其中戰事猶多,史公但以一二語總括之。田榮項王齊王巿膠東而立田都齊王乃大怒不肯遣齊王膠東因以迎擊田都田都齊王巿項王乃亡之膠東就國田榮追擊殺之即墨因自立爲齊王而西擊殺濟北王田安并王三齊【〇五】彭越將軍印令反是時彭越巨野,有眾萬餘,無所屬。田榮首難,且連彭越又繼之,爲高祖驅除,功莫先于也。陳餘陰使夏說齊王田榮【〇六】項羽爲天下宰不平今盡王故王於醜地而王其羣臣諸將善地逐故主趙王乃北居以爲不可聞大王起兵且不聽不義【〇七】願大王資請以擊常山【〇八】以復趙王請以國爲扞蔽【〇九】齊王許之因遣兵之陳餘悉發三縣兵并力擊常山大破之張耳走歸【一〇】陳餘迎故趙王歇反之趙王因立陳餘代王是時還定三秦一】項王漢王皆已并關中且東叛之大怒乃以故鄭昌韓王一二以距蕭公角等擊彭越一三彭越蕭公角使張良乃遺項王書曰漢王失職一四欲得關中如約即止不敢東又以反書遺項王欲與并滅以此故無西意而北擊徵兵九江王布稱疾不徃使將將數千人行項王由此怨史文著此,爲黥布日後叛張本。

【〇一】上文云項羽入至西鴻門沛公還軍霸上,是初停軍於戲水之下。後雖引兵西屠咸陽,燒宮室,則亦還戲下。今言「諸侯罷戲下」,是各受封邑號令訖,自下各就國。

【〇居水之上流也。

【〇,即今湖南郴县

【〇四】義帝長沙,道蓋出九江衡山臨江,故令二王及九江王布殺之。二王雖受命而不奉行,故獨遣將擊殺耳。

【〇濟北膠東,謂之三齊

【〇夏說趙王歇部將。

【〇凡不義之事,皆不聽順。

【〇張耳也,拒其入稱王。

【〇扞,同捍。言以之屏障也。

〇】事在二年十月。

一】事在元年八月。

一二鄭昌項氏叔侄避時,與之有舊,故封之。

一三蕭公角,故蕭縣令,其名爲,姓氏不詳。春秋之際,縣令皆稱公。楚漢之際,官名多沿制,故漢王沛公蕭公薛公鄭公郯公柘公滕公戚公,皆縣令之稱。

一四失職,未得其位也,即王關中

之二年冬【〇項王遂北至城陽【〇田榮亦將兵會戰田榮不勝走至平原【〇三】平原民殺之項王遂北燒夷城郭室屋皆阬田榮降卒係虜其老弱婦女北海【〇多所殘滅楚漢首戰,項王殘暴不仁,皆爲高祖「爲淵驅魚,爲叢驅雀」者。人相聚而叛之於是田榮田橫亡卒得數萬人城陽項王因留連戰未能下漢王劫五諸侯兵【〇五】凡五十六萬人東伐項王聞之即令諸將擊而自以精兵三萬人南從胡陵【〇四月皆已入彭城收其貨寶美人日置酒高會項王乃西從晨擊軍而東彭城日中大破【〇軍相隨入【〇南走山又追擊至靈壁睢水【〇軍却所擠多殺卒十餘萬人皆入睢水睢水爲之不流〇】兵五十六萬,項王以三萬人大破之,此段極寫項王善戰,爲傳末「天亡我」數語伏案。漢王三匝於是大風從西北而起折木發屋揚沙石窈冥晝晦【一一】逢迎軍大亂壞散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欲過收家室而西亦使人追之漢王家皆亡不與漢王相見彭城不過二百里,漢王既入,即當迎取太公,乃亟亟于貨寶美人,置酒高會,此與項羽何異?卒至室家俱亡,幾陷其親於鼎俎,分羹之語雖出於權變,實非君子所忍聞也。漢王道逢得孝惠魯元乃載行騎追漢王漢王推墮孝惠魯元車下可與「婦人之仁」作比也,舉大事者必有此決絕也,真項伯所謂「且爲天下者不顧家」也滕公常下收載之如是者三雖急不可以驅一二奈何弃之於是遂得脫太公呂后不相遇審食其太公呂后間行漢王反遇軍遂與歸項王項王常置軍中是時呂后周呂侯將兵居下邑一三漢王間往從之稍稍收其士卒滎陽諸敗軍皆會蕭何亦發關中老弱未傅悉詣一四復大振起於彭城常乘勝逐北滎陽一五以故不能過滎陽而西一六漢王之敗彭城諸侯皆復與而背一七滎陽築甬道屬之河一八以取敖倉一九

【〇「漢之元年」「漢之二年」「漢之三年」「漢之四年」,此子長以漢之年紀楚事例也,故加「之」字以別之。至五年亡,然後直書「漢五年」,示一統也。

【〇城陽縣名,亦作成陽,縣治在今山東鄄城東南。

【〇平原縣名,縣治在今山東平原西南。

【〇北海,即渤海,此指山東濰坊昌樂壽光昌邑等地,北海郡

【〇張良書云:「欲得關中,如約即止,不敢復東。」東謂出關之東。今東之時,固已得三秦矣。五諸侯者,謂常山河南也。此年十月,常山王張耳降,河南王申陽降,韓王鄭昌降。三月,魏王豹降,虜殷王卬。皆在東之後,故知謂此爲五諸侯。時雖未得常山之地,據功臣表云張耳棄國,與大臣歸,則亦有士卒也。又叔孫通傳云二年漢王從五諸侯入彭城。爾時雍王猶在廢丘被圍,即非五諸侯之數也。

【〇謂直插彭城西,以斷漢王退路。胡陵,亦作湖陵,縣名,縣治在今山東魚台東南。

【〇一日之中也。或曰旦擊之,至日中大破。

【〇泗水源於今山東泗水縣東,流經曲阜沛縣,經彭城東,南流入糓水泗水支流,西自碭山蕭縣,于彭城東北入泗水

【〇靈壁,古邑名,在今安徽灘溪縣西北。睢水,古鴻溝支流,自今開封東自鴻溝分,經睢陽濉溪睢寧,東入泗水

〇】言殺人多,填於水中。

一一窈冥晝晦,昏暗如夜也。屈原九歌:舊窈冥兮羌晝晦,史公蓋用其語。

一二言事雖急,車亦無法再快。

一三周呂侯,名呂后之兄,以佐高祖開國功,封周呂侯周呂,在今山東菏澤西。下邑縣名,彭城正西偏北,今安徽碭山縣東。

一四律,年二十三傅之疇官,各從其父疇學之,高不滿六尺二寸以下爲罷癃。漢儀注云民年二十三爲正,一歲爲衞士,一歲爲材官騎士,習射御騎馳戰陳。又曰年五十六衰老,乃得免爲庶民,就田里。今老弱未甞傅者皆發之。未二十三爲弱,過五十六爲老。

一五縣名,在今河南滎陽東南。,古城名,在今河南滎陽東南。

一六楚漢對峙滎陽,自二年五月始,至四年九月。

一七與,助,歸附也。與,猶言歸,附

一八恐敵鈔輜重,故築垣牆如街巷也。

一九敖倉所建之糧倉,位於滎陽西北敖山之上。敖山今已不存。

之三年項王數侵奪甬道漢王食乏請和滎陽以西爲項王欲聽之歷陽侯范增【〇一】易與耳今釋弗取後必悔之項王乃與范增急圍滎陽漢王患之乃用陳平計間之項王使者來爲太牢具【〇二】舉欲進之見使者詳驚愕曰【〇三】吾以爲亞父使者乃反項王使者更持去以惡食食項王使者使者歸報項王項王乃疑范增有私稍奪之權陳平此計,乃欺三尺童未可保其必信者,史乃以爲奇,而世傳之,可發一笑。范增大怒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爲之願賜骸骨歸卒伍【〇四】項王許之行未至彭城疽發背而死【〇五】紀信漢王事已急矣請爲王誑王可以間出於是漢王夜出女子滎陽東門被甲二千人【〇六】兵四靣擊之紀信乘黃屋車傅左纛【〇七】城中食盡漢王軍皆呼萬歲【〇八】漢王亦與數十騎從城西門出成臯【〇九】項王紀信漢王安在漢王已出矣項王燒殺紀信【一〇】之忠誠一至是乎?不燒則帝不脫,而之大事去矣,厥功豈不偉哉!漢王使御史大夫周苛樅公【一一】魏豹滎陽漢王西入關收兵南走【一二】九江王布行收兵項王聞之即引兵南漢王堅壁不與戰是時彭越項聲薛公下邳【一三】薛公項王乃自東擊彭越漢王亦引兵北軍成臯項王已破走彭越引兵西下滎陽城周苛樅公謀曰反國之王【一四】難與守城乃共殺魏豹滎陽城生得周苛項王周苛爲我將我以公爲上將軍封三萬戶周苛罵曰若不趣降今虜若若非敵也項王周苛并殺樅公韓王信進圍成臯漢王獨與滕公成臯北門渡河走脩武【一五】張耳韓信遂拔成臯漢王韓信欲渡鄭忠漢王乃止壁河內【一六】使盧綰劉賈將兵佐彭越積聚攻下地十餘城項王聞之海春侯大司馬曹咎:「謹守成臯欲挑戰慎毋與戰勿令得東而已我十五日必定復從將軍。」於是引兵東漢王則引兵渡復取成臯廣武敖倉

【〇曆陽,即今安徽和縣

【〇太牢,謂牛、羊、豕也。牛羊之閑曰牢,故三牲具謂之太牢。太牢,猶言盛撰,乃待客之隆禮也。

【〇詳,同佯,假裝也。

【〇骸骨,屍骨也。賜骸骨,求致仕之婉詞。古以五戶爲伍,三百家爲卒。卒伍,鄉里也。

【〇五】疽,音苴,久癰也。五藏不調之所致,陽滯於隂則生癰,隂滯於陽則生疽。今言毒瘡也。亞父冢廬江居巢縣郭東。居巢廷中有亞父井,吏民皆祭亞父居巢廷上。長吏初視事,皆祭然後從政。後更造祠郭東,至今祠之。

【〇六】謂令二千女子披甲,偽作士兵而出。

【〇天子車以黃繒爲蓋裏。纛,毛羽幢也,在乘輿車衡左方上注之。蔡邕曰以犛牛尾爲之,如斗,或在騑頭,或在衡。

【〇萬歲,本古人慶賀之辭,後乃爲至尊之專稱。

【〇成皋,古城名,在榮陽西南,今榮陽西北大伾山上。其控山帶河,居高臨下,易守難攻。北城垣今已淪入黃河,東城垣淪人汜水,南、西城垣尚存數段,長一千五百余米,巍然矗立。

〇】滎陽紀公廟村紀信廟始建,今所存者乃之後修葺。廟後有紀信墓,高七點五米,周長一百二十五米,漢忠烈紀公碑乃唐盧藏用所撰,廟名則爲吉鴻昌題寫。

一一樅音宗。樅公者,史失其名。或曾爲樅陽令,故以官職稱之,亦如稱夏侯嬰滕公者。

一二宛城即今河南南陽葉縣舊城在今河南葉縣之舊縣街西。城址呈長方形,南北長約兩千米,東西寬約五百米,城垣西北角與西南角尚存,殘高約三米。此地爲楚沈諸梁封邑,故沈諸梁葉公

一三薛公,曾爲薛縣令,史失其姓名。

一四魏豹西魏王劉邦東伐魏豹歸焉;劉邦彭城魏豹又絕津反。故曰反國。

一五脩武縣名,即今河南獲嘉縣韓信張耳後駐兵於此。

一六駐軍河內郡秦河內郡郡治懷縣,在小修武西南。

之四年項王陳留【〇一】外黃【〇外黃不下數日降項王悉令男子年十五已上詣城東欲阬之外黃令舍人兒年十三徃說項王彭越彊劫外黃外黃故且降待大王大王至又皆阬之百姓豈有歸心從此以東地十餘城皆恐莫肯下矣項王然其言乃赦外黃當阬者舍人兒年十三,尚能說外黃當坑者,亞父七十而顧不能諫,以致戮子嬰、殺義帝、斬彭生、坑卒二十萬眾,智愚之相去何遠哉?設以其任者任舍人兒,之爲未可知也。東至睢陽【〇三】聞之皆爭下項王果數挑軍戰軍不出使人辱之五六日大司馬怒渡兵汜水【〇四】士卒半渡擊之大破盡得楚國貨賂大司馬長史皆自剄汜水大司馬獄掾長史亦故櫟陽獄吏兩人嘗有德於項梁是以項王信任之兩人者,所以始終,其才則一獄吏耳,所以明怙私恩而遺天下遠略也。東擊田榮彭城失,此擊彭越成皋失,中間彭越數反,數往擊之,用此知高祖韓信爲大將,關以東之事盡以委之,而用其全力以當,允爲經營天下之大略。當是時項王睢陽海春侯軍敗則引兵還軍方圍鍾離眜滎陽【〇五】項王軍畏盡走險阻項王亦軍廣武相守爲高俎太公其上【〇六】漢王今不急下吾烹太公漢王吾與若俱北靣受命懷王約爲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亨而翁則幸分我一桮羹左氏傳敗于人欲以蕭同叔子爲質。人曰‘蕭同叔子者非他,寡君之母也。若以匹敵,則亦晉君之母也。’漢王之語,與此暗合。兵鈍糧絕,爲此,乃急耳。高其俎而置之,無非欲愚漢王,冀得講解耳,然已爲漢王窺破,必不敢沒太公,故爲大言。項王欲殺之項伯天下事未可知且爲天下者不顧家雖殺之無益秪益怨耳能殺子嬰而不殺太公,非仁也,欲生之以爲質而講解耳。項王從之楚漢久相持未決丁壯苦軍旅老弱罷轉漕項王乃使人謂漢王天下匈匈數歲者【〇七】徒以吾兩人耳願挑戰決雌雄【〇八】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爲也漢王笑謝曰吾寧鬬智不能鬬力項王令壯士出挑戰有善騎射者樓煩【〇九】挑戰三合樓煩輙射殺之項王大怒乃自被甲持戟挑戰樓煩欲射之項王瞋目叱之樓煩目不敢視手不敢發遂走還入壁不敢復出連用三「不敢」字,模寫威猛如畫。漢王使人間問之項王漢王大驚於是項王乃即漢王相與臨廣武間而語漢王數之十罪項王伏弩射中漢王漢王走入成臯彭越數反粮食韓信且欲擊項王使從兄子項它爲大將龍且爲裨將淮陰侯與戰騎將灌嬰擊之大破龍且韓信因自立爲齊王項王龍且軍破則恐使盱台武涉徃說淮陰侯淮陰侯弗聽是時漢關中兵益出食多項王兵罷食絕太史,曰「取敖倉粟」,曰「就敖倉食」,曰「兵盛食多」;敘,曰「燒楚積聚」,曰「絕楚糧食」,日「兵罷食盡」,皆紀中關鍵,當玩陸賈項王太公項王弗聽漢王復使侯公徃說項王項王乃與中分天下鴻溝以西者爲【一〇】鴻溝而東者爲是時灌嬰之軍已至淮北,深入其根本之地,項羽腹背受敵,所以兵罷食絕者,彭城危急,而轉輸之路窮也。漢王此時之力足以制即不解兵東歸,之軍畢集,以殄滅有餘。漢王始遣陸賈,繼遣侯公,必欲與中分天下者,爲欲得太公呂后耳。又按,是時彭城已失,之地皆不能爲有,所謂鴻溝爲界者,將以何爲界也?當時必約還給西楚地;所以解而東歸,亦自度其力足以收取彭城相持也。項王許之即歸漢王父母妻子軍皆呼萬歲漢王乃封侯公平國君【一一】匿弗肯復見【一二】此天下辯士所居傾國【一三】故號爲平國君項王已約乃引兵解而東歸欲西歸張良陳平說曰有天下太半【一四】而諸侯皆附之兵罷食盡此天亡之時也不如因其機而遂取之今釋弗擊此所謂養虎自遺患漢王聽之項羽之待漢王,猶夫差之待句踐夫差之仇怨也恕,句踐之仇怨也酷;項羽之負約也小,漢王之負約也大。

【〇一】陳留縣名,縣治在今河南開封東南。

【〇外黃縣名,今河南民權縣西北。

【〇睢陽縣名,縣治在今河南商丘縣城南,爲碭郡治所。

【〇汜水,源於嵩山北麓,流經成皋東、榮陽西,北入黃河

【〇眜,音末。鍾離眜項羽部將,後因韓信自盡。

【〇俎者,所以薦肉,示欲烹之,故置俎上。東廣武城有高壇,即項羽太公俎上者,今名項羽堆,亦呼爲太公亭

【〇匈匈,讙擾之意也。

【〇挑身獨戰,不復須衆也。

【〇樓煩西北之國,其人強悍,善騎射,是以楚漢之際多用樓煩人別爲一軍。灌嬰傳「擊破柘公王武,斬樓煩將五人;攻龍且,生得樓煩將十人;擊破項籍下,斬樓煩將二人;攻黥布別將於,斬樓煩將三人」,則項王亦各有樓煩之兵矣。

〇】鴻溝所開鑿運河,北起滎陽,東經中牟開封,南流至沈丘穎水

一一侯公,史失其名。楚漢春秋云:「上欲封之,乃肯見。曰『此天下之辨士,所居傾國,故號曰平國君』。」按:謂說歸太公呂后,能和平邦國。

一二漢王避而不見侯公也。侯公必多爲長短之說以明得失之數,重之以盟誓要約,爲所誘惑,急歸其父母妻子。漢王所以匿不肯見者,誠有所諱也。

一三傾,顛覆也。言口舌之利足以壞人國家。

一四凡數三分有二爲太半,一爲少半。

五年漢王乃追項王陽夏【〇一】止軍韓信彭越期會而擊固陵【〇之兵不會大破之漢王復入壁深塹而自守張子房諸侯不從約爲之奈何對曰兵且破未有分地【〇其不至固宜君王能與共分天下今可立致也即不能事未可知也君王能自以東傅海【〇盡與韓信睢陽以北至穀城【〇以與彭越使各自爲戰易敗也子房此語,亦是禍此二人之基。漢王於是乃發使者告韓信彭越并力擊以東傅海與齊王睢陽以北至穀城彭相國使者至韓信彭越皆報曰請今進兵韓信乃從劉賈軍從壽春並行【〇黥布並行屠城父【〇大司馬周殷【〇九江劉賈黥布皆會垓下【〇項王軍壁垓下兵少食盡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夜聞軍四靣皆〇】項王乃大驚曰皆已得是何人之多也項王則夜起飲帳中有美人名一一常幸從駿馬名騅一二常騎之於是項王悲歌忼慨自爲詩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可奈何、奈若何,若無意義,乃一腔怒憤,萬種低回,地厚天高,托身無所,寫英雄失路之悲,至此極矣。歌數闋美人和之【一三】項王泣數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視

【〇一】陽夏縣名,縣治即今河南太康縣

【〇固陵縣名,今河南太康

【〇等雖名爲王,未有所畫經界。

【〇陳郡。傅,貼近也。自至海,並舊地,盡與韓信也。其地約今河南東部,山東西南部及安徽江蘇北部。

【〇穀城,古邑名,在今山東平陰縣西南。睢陽以北至穀城,其地約今河南東北及山東西部。

【〇六】壽春,即今安徽壽縣,時爲九江郡治所。

【〇城父,縣名,今安徽亳縣東南。

【〇之衆屠破六縣

【〇垓下,古邑名,在今安徽靈璧縣東之沱河北岸。

【一一】歌者,爲人之歌,猶言吟耳。

一一一云姓虞氏括地志云:「虞姬墓濠州定逺縣東六十里。長老傳項羽美人冢也。」

一二蒼白雜毛曰騅,蓋以其色名之。

一三楚漢春秋云:「歌曰『兵已略地,四方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此和殆後人所托。今安徽靈璧縣東十五里之宿泗路旁有虞姬墓,墓前石碑有聯:「虞兮奈何,自古紅顏多薄命;姬耶安在,獨留青家向黃昏。」橫額刻「巾幗千秋」。

於是項王乃上馬麾下壯士騎從者八百餘人【〇一】直夜潰圍南出【〇二】馳走平明軍乃覺之令騎將灌嬰以五千騎追之項王騎能屬者百餘人耳【〇三】項王陰陵【〇四】迷失道問一田父田父紿曰乃陷大澤中以故追及之項王乃復引兵而東東城【〇五】乃有二十八騎騎追者數千人項王自度不得脫謂其騎曰吾起兵至今八歲矣身七十餘戰所當者破所擊者服未嘗敗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於此今日固決死願爲諸君快戰必三勝之爲諸君潰圍斬將刈旗【〇六】令諸君知天亡我非戰之罪也乃分其騎以爲四隊四嚮軍圍之數重項王謂其騎曰吾爲公取彼一將令四面騎馳下期山東爲三處於是項王大呼馳下軍皆披靡遂斬一將是時赤泉侯爲騎將【〇七】項王項王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馬俱驚辟易數里【〇八】樓煩樓煩「目不能視,手不能發」;此叱楊喜楊喜「人馬俱驚,辟易數里」,之威猛可想像於千百世之下。與其騎會爲三處軍不知項王所在乃分軍爲三復圍之項王乃馳復斬一都尉殺數十百人復聚其騎亡其兩騎耳乃謂其騎曰何如騎皆伏曰如大王言於是項王乃欲東渡烏江【〇九】烏江亭長檥船待【一〇】項王江東雖小地方千里衆數十萬人亦足王也願大王急渡今獨臣有船軍至無以渡項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爲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獨不愧於心乎李清項羽詩:「生當作人傑,死亦爲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乃謂亭長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一日行千里不忍殺之以賜公乃令騎皆下馬步行持短兵接戰項王所殺軍數百人身亦被十餘創顧見騎司馬呂馬童若非吾故人乎【一一】馬童面之【一二】王翳項王項王乃曰吾聞購我頭千金【一三】邑萬戶吾爲汝德乃自刎而死【一四】王翳取其頭餘騎相蹂踐爭項王相殺者數十人最後郎中騎楊喜騎司馬呂馬童郎中呂勝楊武各得其一體五人共會其體皆是分其地爲五呂馬童中水侯【一五】王翳杜衍侯【一六】楊喜赤泉侯【一七】楊武吳防侯【一八】呂勝涅陽侯【一九】項王已死地皆降不下乃引天下兵欲屠之爲其守禮義爲主死節乃持項王頭視父兄乃降不急下,動漢王「守禮義,爲主死節」之褒,得此頗不寂寞。楚懷王初封項籍魯公及其死最後下故以魯公禮葬項王糓城漢王爲發哀泣之而去項氏枝屬漢王皆不誅乃封項伯射陽侯【二〇】項伯漢王,可謂盡力矣,未知其內心安否?桃侯【二一】平臯侯【二二】玄武侯項氏【二三】賜姓

【〇一】麾,大將之旗也。麾下,猶言部下也。

【〇直夜,中夜,半夜也。

【〇屬,聯及也,跟隨也。

【〇陰陵縣名,縣治在今安徽定遠西北。

【〇東城縣名,在今安徽定遠縣東南。

【〇刈,音乂。割也,斷也。

【〇赤泉侯楊喜也,漢王部將。

【〇辟易,謂開張而易其本處。

【〇烏江浦,渡口名,在今安徽和縣東北,長江西岸。

〇】檥,音蟻。南方人謂整船向岸曰檥。

一一呂馬童當系項王舊部反者,故下以「故人」稱之。

一二面,向也。謂向視之,審知爲項王,因以指示王翳也。

一三以一斤金爲一金,當一萬錢也。

一四項王始皇十五年己巳生,死時年三十一。又,今安徽和縣烏江鎮東南鳳凰山項王祠項王墓。祠建于,其篆額「西楚霸王靈祠」,爲唐和州李陽冰題。原祠有正殿、青龍宮、行宮等,內奉項羽虞姬範增像。祠前有聯云:「司馬遷臣,本紀一篇,不信史官無曲筆;杜師雄真豪士,靈祠大哭,至今草木有餘悲。」孟郊杜牧蘇舜欽王安石陸遊均題詠之。一九八六年重修廟宇,巍峨壯觀。祠後項羽衣冠家,人題曰:「西楚霸王之墓」。

【一五】中水侯,封地中水,在今河北獻縣西北。

一六杜衍侯,封地杜衍,在今河南南陽西南。

一七赤泉,封地赤泉,在今河南淅川西。

一八吳防侯,封地吳防,即今河省遂平

一九涅陽侯,封地涅陽,在今河南鎮平南。

〇】射陽侯,封地射陽,在今江蘇淮安東南。

二一,封地桃縣。其子景帝時爲丞相。

二二,蓋從兄子項它也,封地平皋,在今河南溫縣東。

二三玄武侯,姓名不詳,諸侯表中不見。

太史公吾聞之周生【〇一】目蓋重瞳子【〇又聞項羽亦重瞳子豈其苗裔邪何興之暴也失其政陳涉首難豪傑蠭起相與並爭不可勝數非有尺寸乘勢起隴畒之中三年遂將五諸侯滅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號爲霸王史公項羽於本紀者。位雖不終近古以來未嘗有也背關懷放逐義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難矣自矜功伐奮其私智而不師古謂霸王之業欲以力征經營天下五年卒亡其國身死東城尚不覺寤而不自責過失乃引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豈不謬哉

【〇一】周生,史失其名,太史公前輩也。

【〇两眸子,是謂重瞳。

亲属关系